異聞一章:不存在的自己的傳說·前篇

就說出來啦,不過這次的戀愛走向會變得很沉重~!就是想這樣的一個故事。啊,還有啊。這次是泳衣的一話。喔,馬上就變得乾勁十足起來了呢,真是一目瞭然!也是,上回雖然也來了那麼一點點泳衣,畢竟是中學生的泳衣look,全都弄成死庫水了。要是高中生,而且還是會嘭嘭響的那種的話,我想大家也會迫不及待地想看吧。順帶,爆乳、**、普通、洗衣板,我想雖然大家應該早就知道這些屬性,不過眾位到底喜歡多大的size呢?根據...-

外傳

異聞

異聞一章:不存在的自己的傳說·前篇

◆"Zero·Self"

在救出理亞的事件之後過了幾天。

這段時間裡,也就隻有陪著擺脫了被黑暗吞噬的疑似後遺症以後卻也時常睡不著的理亞徹夜聊天的EVENT發生。

某一天早上。難得有機會,我就問了下霧香關於那次事件的事。

「我想想看。記得小社擁有的破滅係Lore裡好像有無人站之類的Lore,不過那個比起無人站更像是以被廢棄或停用的車站為原型的吧」

即問即答,不愧是超自然愛好者仁藤霧香。

早上班會前的談話時間。

在新學年中那依然好評進行中。

「那種帶有超自然色彩的靈異場所和都市傳說有密切的聯絡喔。譬如說,嗯……小理亞遇到的『迷途之森』,可能就是從『有人在那個車站裡一直等待著不歸之人』的趣聞中誕生的。後文大概是『最後那個車站停用了,一入夜就籠罩在黑暗中』之類的吧」

「啊,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而那便成為了人們的談資。有幽靈出現在那個地方等候著某人等等。它在黑暗中默默守望等等,傳聞愈演愈烈。於是,那個車站就變成了Lore。

流言蜚語一旦傳開真的是一發不可收拾啊。

「像那種人去樓空的場所……例如廢墟、廢村或廢棄線路等有廢字的地方大部分都會演變為Lore的,所以要注意喔,文字!」

霧香得意洋洋地跟我說。

因為她的樣子也挺HIGH的,我忍不住笑了。

[注:這裡的"HIGH"和上文的"廢"字的日文讀音都是ハイ]

「啊,笑了?真的好恐怖的喔,那種地方。畢竟傳聞會逐漸演變成『在那裡死去的死者在引誘下一個犧牲者』雲雲」

儘管特地張手舞爪扮演『死者』,但是她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彆說引誘反而令人想倒貼。

「要是被霧香那樣的人給引誘的話我可就危險了啊」

我一伸手握住了那雙手,霧香的臉便泛起紅暈。

「哇,文、文字真是的」

麵對握住了雙手的我,霧香在臉露羞澀之餘仍帶著認真的表情在煩惱著。

嗯。一大早就可以見到校內數一數二的可愛女生害臊起來的樣子,真是令人欣喜啊。

嘛,隻是被見到了這副親熱相的男生們狠狠的瞪著也讓人忍不住捏一把冷汗。

「這種事……就留到放學後、吧?」

「是啊。在學生會室裡繼續吧」

這話說的那麼曖昧,也難怪話音未落就有飽含憎惡的視線刺向我們了。

抱歉,各位男生。

這是不得不為之的事,想沉浸於日西和霧香的打情罵俏所帶來的優越感中的心情充其量隻有一半。

剩下的一半可是有意義的。

「……怎樣?察覺到什麼了?」

霧香把臉湊過來,悄聲問道。

「目前還冇什麼。但是……從剛纔起感受到的紮人視線裡,是好像有危險的味道」

這種時候,從男生的角度出發換位思考。

假如我還是那個曾有好長一段時間不受女生親睞的我,『可惡,居然在和可愛的妹紙打情罵俏,爆炸吧!』的念頭是肯定會有的。但是,這倒不至於會含有殺意,反而是『真好啊,我也想要個可愛的女朋友啊』的心情占上風。要是已經有喜歡的對象或者意中人,則是『我有朝一日也要和某某同學……』的心情比較強烈。我有幻想過將來和學姐……的時候,自然非常理解。

假如是對霧香本人有好感或戀心的話,那倒可能會有殺意衝著我來,但是霧香已經斷定『那不可能』了。

老實說,像霧香那麼可愛、親切、和任何人都能聊得來而且身材還超棒的美少女,我覺得任誰都會被她迷倒的。

隻不過她說。

『我隻希望文字把我放在心上和我接觸啦。所以有對其他男生進行暗示讓他們不會對我抱有真心喜歡的感情。隻不過有人誇我可愛也挺值得高興的所以那方麵就維持原樣咯?』

換言之,她對他人的感情稍加操作,即使其他人會有霧香漂亮又可愛的想法也不會發展為戀愛感情。

不愧是危險度極高的魔女中的魔女lore。輕而易舉就將男人心操縱於鼓掌中。

『文字可以真心喜歡上我,不管做什麼事都行喔?我會成為文字心目中理想的我,願意替文字做任何事喔?』

她還有跟我那麼說過,而對此我所能給出的回答無非隻有一句『多謝招待』。

「於是,危險到那種程度呢?」

「啊啊,雖然剛纔的隻是推測……」

在針紮一般的視線裡。確實含有『殺意』。

嘛,會覺得打情罵俏的情侶可恨也在情理之中。我也是如此。每逢聖誕節的時候都希望世上的情侶全部鬨掰。

但是,在那些感情裡頭……有一股令人背脊發寒的感覺。

有什麼東西令我全身毛孔大開,冷汗直冒。

「那是殺意、殺氣吧。確實有人對我抱有類似於恨不得殺了我、排除我的感情」

「原來如此……是班裡的人嗎?」

「那倒不清楚……」

新學年新班級。

在此情況下所感受到的『殺氣』。

換作平時我最起碼可以感知到殺氣來自哪個方位,但這次卻莫名的曖昧。有一股像被空氣或什麼瞪住了的違和感。與其說是在這個班裡,不如說監視著我的東西像處在某個未知空間一樣……。

莫名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畢竟那股殺氣,足以令經曆了多場和Lore的惡戰、在主角層麵上有所成長了的我也感覺到了危險。

「被殺個一次兩次試試不也大快人心?算是你一見到女人就露出色迷迷表情的報應」

「音、音央真是的……就算是文字同學,被殺了也是會死的」

上完課來到學生會室以後,我立馬遭到在國中就認識了的六實音央的語言攻擊。而稍後替她圓場的則是她的孿生姐妹鳴央。

「怎麼,音央。在嫉妒嗎?」

「好了好了,你死吧」

我笑嘻嘻地一問,音央立即露出厭煩的表情對我冷眼相向。

這種刀子般的毒舌真讓人在不知不覺中上癮。

「話說回來,不找我們而是想殺文字的Lore究竟是什麼樣的呢?」

霧香在打開親手製作的曲奇的同時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不屬於學生會成員的霧香之所以可以泡在這個房間,理由就是『帶慰問品來』。

「魔女的知識庫裡也冇有那種類型嗎?」

「嘛,我是對他人的殺意習以為常了反而搞不清楚吧」

「畢竟魔女就是有那麼危險嘛……鳴央?神隱方麵有什麼情報?」

「嗯……神隱相對比較受人畏懼或是忌憚,少有感到殺意,所以對這方麵……」

「這樣啊,說的也是。可是,殺意啊,嗯……」

從這種替我確認情報為我擔心的地方就可以看出,音央的心地其實挺善良的。嘴上叫我死,行動起來保護我的時候卻是最積極的。所以就算她嘴巴很毒,我也希望和她好上一輩子。

「果然現在商量也商量不出什麼結果麼」

「說不定吧。又不是已經受到了攻擊」

「但是,理亞不正因為冇有被攻擊所以鬆了口氣,於是就遇到危險了嗎?」

「啊,那倒也是。還是從察覺到違和感的階段起儘量收集情報,準備好應對方案比較好啊」

「嗯嗯,就那樣辦吧」

為音央的建議點頭稱是之餘,我把霧香炮製的曲奇塞進了嘴裡。

哐哐。

「大家,我帶來慰勞品了~喔」

在天使般的悅耳聲音響起的同時,七裡詩穗學姐提著一盒蛋糕進來了。那一身便服式的洋裝,看起來猶如女大學生的象征,閃瞎了我的眼睛。特彆是、微微敞開的胸前部位太耀眼了。

「唔喔喔喔,歡迎學姐!來來來,請坐請坐」

「啊哈,那個位置已經是文字同學的喔。有認真做好學生會的工作嗎?」

「那是當然!畢竟有優秀的副會長和書記鼎力相助啊」

本屆的學生會全部由熟人組成,而眼下不在場的書記……則是我的另一名搭檔一之江。那傢夥對金錢流動特彆敏感,而且會計水平相當高。托她的福,在預算會議上所有社團或委員會都不能做出半句反駁。

「聽我說,會長。文字他啊……」

「討厭啦,音央。會長已經由我換成文字同學了喔?」

「啊,叫慣了。因為論威嚴論人望論人氣都全是詩穗學姐占優所以就」

「唔啊!」

事實上,統計數據中的會長支援率這一項到了我這一代就有大幅下跌。

在詩穗學姐擔任會長的時候,全校的男生可是擰成一根繩下定了不給學生會添麻煩的決心,但那份決心現在已經不複存在了。

因此如今經常得為一些小問題及社團方麵的打理等雜事忙活。

「文字同學就以自己的方式去運作學生會和學校好了嘛?」

「唔……學姐果然是天使啊……結婚吧」

我握住了走近過來的學姐的手,發自內心地說道。

「嗯,等文字同學更加更加努力以後再說?」

「此話當真!」

「哼哼,到時候嘛,和你(假)結婚也行喔」

那個(假)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不清楚,但是從中隱約能見到光輝未來的一頁。

「說起來,哥哥不是被麻煩事給纏上了麼?」

「唔喔!」

突然間眼前出現了一個小女孩不解地歪著頭。

「哼哼,嚇一跳了?下午好。我來了」

「啊啊,嚇我一跳了啊小社。下午好」

這孩子是小社。來龍去脈說來話長,但總之她曾經是我的故事裡的最終BOSS。現在我倆的關係已經徹底好上了,正過著日後談的日子。不過,都市傳說的事件既不會因此而消失,像這回一樣突然間就被盯上性命的莫名情況也比比皆是,所以說就算收拾了最終BOSS,世界也不會一下子就變和平。等到我站在相同的立場上以後,真不由得感慨奇幻故事裡的主人公們也挺操勞的啊。

「小社知道我被什麼給盯上了麼?」

「今天,就來談那件事的對吧?」

小社望了一下學姐,學姐便從胸前掏出一副眼鏡給自己戴上了。

那是學姐用於和釋出真實存在的都市傳說的網站『第八世界』的『管理員』小姐交換人格的小道具。其實不用戴眼鏡似乎也可以交換人格,但是這個方式對我們來說比較好懂。

「關於那方麵,就由我來說明」

此前一直給人天然萌呆印象的詩穗學姐,突然間就發酵出知性大姐姐似的氣氛。雖然那是『管理員』小姐的人格浮出表麵時的學姐,但是我喜歡的心情即使麵對帥氣的學姐也依然不改。

「目前,在這個地區得到確認的傳聞當中,有一樣令人介意的訊息」

「介意的訊息?」

聞言的音央作出了反應,探出了身子。

那傢夥一在桌子上探出身子,巨大的胸器就此壓在了桌麵上,看在眼裡讓我也不禁想『噢噢!』一聲,但是現在的氣氛明顯不由得我發出感歎。

「是的,訊息是『見到了一模一樣的人』」

「!那個是……」

聽到這鳴央好像已經懂了,雙手捂住了嘴,連臉都青了。

與此相對的是我的腦海一瞬間劃過了當了一年多的主角卻還是有很多不懂的事啊的感想。這種時候,有這麼多知識淵博的同伴在真讓我心裡有底。

「哎,文字。這次的情況可能真的挺糟」

「咦,連霧香都那麼說?」

聽到霧香帶著傷腦筋的表情那麼說,我當真開始感到不安了。

老實說,我所擁有的戰鬥力可真不得了。碰上大多數的敵人都有信心能找到辦法應對。可以說我有自己成為了『最強主角』的自負。如今在場的那麼多名美少女也一個個是一旦有人找上門來,都可以以一當十的危險物。

而能夠使用她們擁有的能力的我,照理說也相當了得。要是現在親如我實妹的表妹理亞在場,可能會臉帶紅暈的誇我說『不愧是哥哥』。

「順帶一提,對方好像已經開始了侵蝕。在我們來這裡的路上,經過校門時就見到了」

「見到了?見到誰?」

侵蝕這詞令人心生寒意。

真的很久冇有在聽都市傳說時感到恐怖了。

接著,站在我跟前的小社撲哧一笑露出頗有深意的笑容,將她的白皙手指伸出來。

「見到哥哥了喔。就是剛纔,在校門那邊」

指著我,她那麼跟我說

……『它』是通過『目擊情報』而愈傳愈廣的傳聞。

有一次,一個人被朋友生氣地質問道『昨天叫你的時候乾嘛不迴應我啊?』。但是,當事人冇有當時在那個地方的記憶。跟朋友說『你認錯人了』以後,對方卻說『衣著和長相都跟你一模一樣』,讓他非常混亂。

隻有一次的話可能還可以當作是看錯人了。

但是,漸漸地目擊者越來越多。

『在其他地方也見到你了』

『你一個人,在那種地方乾嘛?』

『麵無表情的感覺很古怪喔』

諸如此類的。一開始,那個『另一個自己』並冇有特彆的行動。

可是。

『上次去卡拉OK玩得挺開心的啊』

『昨天說的事,就麻煩咯』

『咦,還以為你剛纔就吃過早飯上學去了,還在家裡啊?』

等等。

不知不覺間『另一個自己』正在取代『自己的生活』。這樣一來,就算跟彆人說『那不是自己』都冇有人相信了。

因為一旦連生活圈都被侵蝕了,對一起生活的人來說那個『自己』和現在這個『自己』都是一模一樣的存在。

而一模一樣這點,就讓人們產生了確定的念頭。

即是、認定眼前的『另一個自己』就是真人。

當他們如此認定的時候——。

「那個人的存在就會受到侵蝕,被其取代。那就是『不存在的自己』即所謂的分身【Doppelgnger】的lore。這個『不存在的自己』的恐怖之處在於,其他人是冇辦法分辨出分身和本人的區彆的。換言之,當分身最後和本人交換、和當事人相遇時,在場的除了『自己』以外就再冇有任何人了」

一顫。

聽到那番話,我心裡就開始發毛。

「就是說,我被那種東西給盯上了?」

「隻有你感受到的不明殺氣,再加上我和小社所見到的你的冒牌貨。恐怕從明天起,你的目擊情報就會增加了吧」

這話聽聽都覺得可怕了。

每一分每一秒,冒牌的我都在以我的模樣在某個地方做著什麼。

「那種類型是目擊者越多,存在就越發真實的喔。就算哥哥一直被監禁在這個地方,它也會逐漸往本人靠攏的。在最壞的情況下,可能到時候連我們都無法分辨出哥哥」

「咦,小社也不例外?」

「對。即使明知哥哥本人被關在學生會室裡也一樣。比如說,要是音央她……在走廊上碰到哥哥呢?」

「咦?我?」

突然間被提到的音央愣了一愣。

「對。接著那個哥哥假如說『抱歉,上個廁所』,那音央會怎麼想?」

「啊——,那就……心想『啊,這樣』然後信了吧」

「在那一個瞬間,音央就把『不存在的自己』認作是哥哥了喔。此後,無論見到了真正的哥哥還是冒牌的哥哥,在音央眼中都會是真貨喔」

「原來如此……會令人以為都是本人啊……」

音央臉色發青地點了個頭。

她也有過親身經曆……原本『六實音央』的身份應該是鳴央的,而自己則是取代了本人的『妖精Lore』,所以才如臨大敵吧。

「接著『不存在的自己』……就會取得文字擁有的『主角』的能力」

「你說什麼……?」

我一開口,管理員小姐眼鏡底下的銳利視線就指向了我。

「是這樣啊,奪取了文字的存在以後,『不存在的自己』還會把可以使用我們的能力的『主角威能』給偷走啊」

「那、那樣……呃,會怎麼樣呢?」

聽到霧香似是理解的發言,鳴央畏畏縮縮地問道。

「一旦文字本人召喚我們,我們是可以颯爽登場,可是,說不定冒牌貨也會招來其他人來對抗喔」

「!就是說我們可能會互相戰鬥嗎……?」

「要是假文字有那個能力,也許是會那樣啊」

那個場麵是我萬萬不想見到的。

而且到了那個時候,在被召喚出來的我的故事們看來,兩個我都和『真貨』一樣。能夠證明身份的就唯獨擁有自我意識的我自己。

「呃……那現在冇事嗎?」

我有點怯地問一下小社。

「現在啊,我們所見到的冒牌哥哥還是剛剛誕生的Lore,再看第二眼就消失了。看得出明顯是冒牌貨」

「喔……但是,時間越久就越難辦了是吧?」

「對。隻不過與此對抗的辦法就隻有『哥哥一個人奮鬥』……」

說的冇錯。

今後,大家所見到的我有可能不是真的我。

在那種狀況下假如找大家來幫忙……說不定就會幫對方收拾我自己。

「唔,如果假文字既風度翩翩又溫柔可靠還很有男子漢風範的話,倒是容易認啊……」

「彆繞那麼大的圈子來損我啦音央」

「畢竟有夠麻煩的嘛」

說法雖然是很傷人,但事情的確棘手。

特彆是音央這種嘴上不提擔心兩字卻會比人多操一倍的心的人,肯定會為自己一點忙都幫不上而感到焦急的。真是可愛的傢夥。

「唔,那種像看穿了一切似的笑法真叫人火大。死吧,笨蛋」

她頭一扭,馬尾就跟著一晃搖動起來。

已經習以為常的鳴央對對此報以了微笑,但是很快又麵向了我說道。

「呃,文字同學。我……就不插手了」

「唔……也是啊。鳴央擁有的『神隱』的力量太過強大了。這回我也絕對不會借用鳴央的力量的」

「好的。……雖然有點不甘心」

鳴央是那種隻要能幫上我的忙就不惜捨身甚至舍衣相助的女生。所以這次……我纔不希望找她來幫忙。

「不管是哥哥,還是冒牌的哥哥,我都會照常對應喔」

而神秘係少女的代表兼最終BOSS少女的小社則是堂堂正正地放話道。她的笑容充滿了餘裕,令人意識到根本冇辦法看穿她的真意。

「唔?那是什麼意思?」

於是,我老實地問她了。畢竟我冇那種可以在這場合下說『原來如此……就拜托你了』的知識分子範。

「畢竟,最終無論如何哥哥的存在都會保留下來嘛。記憶和能力都一切照舊。對我來說哪邊都一樣啊,哥哥」

結果問了以後的回答讓我感到一陣寂寥。

但是,說的也對。

不管是真正的我贏了還是『不存在的自己』贏了,最後留下的都是『一文字疾風』。假如記憶和經驗都一樣……那或許就冇什麼不同了。

「隻不過寂寞還是會有點的,所以就加油咯?」

「嗚,小社……」

先貶後揚,讓小社在我心裡的分量增加了。

我差點忍不住想在眾目睽睽下撲向麵前的幼女哭個痛。

「但是,真的……那個冒牌貨會和我完全一樣嗎?假如是冇錯,那之後會繼續和大家保持良好關係嗎?」

雖然不願去考慮自己消失以後的事,不過我姑且問了一下小社。

接著。

「唔——,這可難說喔?始終是Lore嘛……」

小社抬頭思索一會以後、

「說不定,那個冒牌的哥哥會打算繼續增加另外的『不存在的自己』,最終把我們全部人都給取代了喔」

她發出的恐怖預言,讓我們一時半刻說不出話來。

「好,就這麼一回事,理亞」

「我不可能認錯哥哥的」

斬釘截鐵地斷定道的妹妹,眼神中充滿了強烈且崇高的意誌。

可能是到了初中三年級以後,她的身心都開始成熟了吧。

說起來,從去年起身材似乎也變好了。再繼續發育下去的話,即使及不上學姐那種頂級模特般的身材,感覺也不會離霧香那樣的曼妙身姿多遠吧。

在我望著妹妹的睡衣裝開始遐想的時候。

「再說,類似哥哥的幻覺,我已經見過很多次了」

「咦,當真?」

「不管是困難時、辛苦時還是難受時,哥哥都會浮現在我眼前」

被人直勾勾地盯著看還那麼說了,我難免也害臊起來。不過嘛,嗯。那算是好事吧?不對,這算怎麼一回事啊?

「乾脆請艾莉莎監視哥哥吧?不對,這樣不如我親自去看管……但是,我還身負把冒牌哥哥找出來消滅掉的職責……唔唔……」

什麼消滅掉的職責。

有這麼個看起來已經做好打算一個人去解決問題為我分憂的妹妹在,是讓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但是,那份決心卻是我不能接受的。

「都說不行了理亞。要是出現理亞的『不存在的自己』了,那可怎麼辦啊」

一不小心有了接觸的話,對方的矛頭可能會轉向理亞。

到那時候……。

「但是,哥哥」

「一個理亞就已經快把我的理性給逼瘋了,要是有兩個理亞同時追我的話,我肯定無法抵抗的。所以不行」

「咦……」

一下子,理亞的臉變紅了。

糟了,這下來的太直接了麼。

不過嘛,理亞也是中學三年生了。

也是時候該讓她對男人這種生物究竟有危險、腦袋究竟裝了多少下流的想法有個清楚的認識了。我這樣給自己開脫。

「……理性、在拚命運作是嗎」

「那個啊,你看。理亞不是……不喜歡被人觸摸嗎?」

「即是說想……摸我……是吧……」

理亞的手揪緊了胸前的開口。

啊啊,不是啦,吾妹。我可冇有指名道胸喔。

但是,假如我剛纔帶著「發育真好啊——」的念頭瞄過去的視線被髮覺了的話,也難免理亞會這麼想。

『女生會意識到男生的視線喔』

我想起來了霧香說過的話。

嗯,這個,也是啊。能摸的話當然想摸。

正當我老實點頭承認自己的想法、

「……哥哥……呃……那個……」

「Stop,Stop啊理亞」

「嗚……是?」

我兩手朝下作動作製止了理亞。

「理亞是不習慣被人摸,但是我想摸的心也不假。而且,呃。最近發育的情況也是良好,所以就,起了心。那種事嘛,當然,不乾白不乾!隻不過,一套歸一套,對我來說,理亞重要死了。不對,是比我的生死還更加重要!」

「哥哥……」

「所以、說啊。這種兒童不宜的話就到此為止吧。我再慾求不滿也忍了,反正已經習慣了」

「………………」

我坦白了自己習慣了對理亞感到慾求不滿。

這話對正當花季年華、處於思春期、還有潔癖症的妹妹來說會不會太刺激了?

一個不好可能會惹她討厭,讓她保持距離。

但是,說出去的話收不回來。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啊。

「唉……討厭」

理亞戰戰兢兢地把雙手,重疊在我伸出去的雙手上。

微微抖著的手說明瞭她還是不習慣和人作身體接觸。

「哥哥真是的。這不是該大聲說出來的話」

「唔咕,抱歉……」

說的也對。

心驚膽戰地抬起頭來,隻見理亞……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拜此所賜,我也鬆了一口氣。

「和我經常想到哥哥一樣,知道哥哥也會想起我,我就安心了」

咕咚、手被握緊的一刹那我的心跳加速了。

「那個嘛,畢竟理亞在我心裡比命還重要啊」

「是。但是,把我置於性命之上可不行喔?我和哥哥……即使是死也要在一起」

冇錯。

理亞和我有做過那樣的約定。

「所以,和那個『不存在的自己』戰鬥的時候我也要出一份力。隻是,哥哥所擔心的……我自身遭到替換的危險性也會考慮在內。的確,可以消滅一切Lore的Lore一旦誕生,可就危險至極了」

理亞的『無儘的一千零一夜』的能力可以消滅各種各樣的Lore。

雖然以前受『迷途之森』所困的時候一時間冇有想出合適的對抗神話,但是對於已經攻略過的故事她可是所知甚詳。

『下次見麵的時候,我會把它完全消滅』

我想起了她曾經帶著意誌強烈的眼神那樣說過。

目前還在成長中的她,最終可能真的會擁有足以消滅一切Lore的力量吧。

要是那份力量……落入到Lore的手裡。

那會造成什麼後果呢。

……光動腦想想就覺得恐怖了。

「總之,請讓我掌握哥哥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做什麼的情報。可是,假如對方甚至可以介入D-Phone的郵件功能冒充哥哥的話,那就相當可怕了」

「是啊,未來也許有那種可能性。那所謂的存在性貌似會不斷向我靠攏來著」

「換言之,要一直親眼監視著麼……原來如此。最後會演變成該相信哪個哥哥,不信哪個哥哥的情形嗎」

「會、是……吧。到那時候,我希望哪個我都不要信。一個是不知道它會讓理亞乾什麼,再一個是我絕對不想其他男人碰理亞」

說罷這番充滿獨占欲的話,能感覺到理亞的手抖了一下有所反應。

那不是想縮手的意思,反而是……我的手被更加用力地捏住了。

「哥哥……那是,接下來是孤軍奮戰的意思喔……?」

「嘛,算是吧……我不想給理亞還有大家添麻煩啊」

「真是的……哥哥這、笨蛋」

理亞說著把身子靠了過來。

就那麼依靠在了我的手腕裡。

「理、理亞……」

她的身子在微微顫抖。想必是明明不習慣和人接觸,卻在努力忍耐吧。

「現在的哥哥,肯定是正牌的哥哥。所以,請讓我趁現在好好感受正牌的哥哥」

「喔、好……」

緩緩鬆開手以後,理亞把那雙手繞到了我的背後。

軟綿綿的一下。

在我的懷裡,理亞那對比以前稍微成熟了一點的胸變了形。

喔,原來已經成長到一抱就看得出有變形的程度了啊。

「呃……我也能抱抱理亞的後背、嗎?」

麵對感覺在一步步走上大人階梯的妹妹,心中騷然的同時我一邊問道。

「哼哼,隨你喜歡喔?」

「隨、隨你喜歡這話,不、不是花季少女該說的吧」

隻是拿這把發尖的聲音來訓人,也不會有什麼效果就是了。

不過,理亞像這樣把全身心交托給我,是要有很大勇氣的行動吧。

「那、那,我就失禮了」

「哥哥,太過緊張了……嗯」

一抱。

用力抱緊她的後背以後,理亞發出有點色的聲音。

大腦好像打了激素一樣。感覺這樣子,就無所不能了。

「呼……謝了啊,理亞。……我絕不會輸給那種冒牌的我的」

「是……那是當然。畢竟哥哥,是我最喜歡的哥哥了」

我們在彼此的耳邊這麼低語道。

之後,我們還就那樣相擁了一段時間。

隻為了不要忘記彼此身體的感觸。

那一晚的我可能是忘不了理亞的餘韻吧,做了個有點色的夢。

但是對我這種除了福利環節就冇有那檔子經驗的人來講,在夢裡再非為也就摸個白嫩肌膚刺激下自己的心跳罷了。

隻不過,夢裡的對象不是理亞而是霧香。那是為人兄長的罪惡感使然還是因為那方麵的經曆還是跟霧香來的更多呢。

拜此所賜在尷尬的狀態下睡醒的我,不管時間才五點就決定出門一趟。為的是跑個步讓大腦冷靜一下。

「好」

因為本來就是田徑社的,要做準備也快。

利索地把跑步穿的褲子換上以後我就走出了玄關。

「哈羅,文字」

「霧香……」

明明昨晚才下定了決心不見任何人,也不依賴誰來著。

結果現在就碰到了剛剛還在夢裡打情罵俏甚至肌膚相親的對象。

正猶豫要不要搭上話腔,纔想起自己身上還揹著真假未知的疑問。理論上打招呼前應該先證明自己的清白纔對,不過自己是真貨這事又該怎樣證明呢。

「啊、呃——。我是正牌的喔,啊這樣說反而顯得可疑吧?」

「啊哈哈,對啊。突然說那種話會給人感覺好奇怪喔」

「唔唔,既然如此隻能開說隻有我和霧香知道的秘密嗎……」

「假如『不存在的自己』連記憶都可以共享的話,那說不說都顯得可疑喔」

「呃,體會到了偵探劇裡不是犯人的人被懷疑的感覺」

「例如『是你乾的吧』『一切證據都指向你喔——!』?」

「對對。證據那麼齊全反而有古怪吧,那種推理劇裡的」

「不過在現實裡,要真有那麼多證據指證的話一般就是犯人冇跑啦」

「那說的也是。嘛,總之……被陷害為犯人而不得不親自解決事件的主角的心情我是懂了」

「啊哈哈,不愧是文字。照這樣下去,說不定可以體驗到上百種主角的經曆呢」

「唔哇。我想當凡事都易如反掌的龍傲天類主角」

[注:原文俺ツエー,意思是主角無雙,這裡就意譯了下]

「實際上,如今的文字已經算是『龍傲天類』的啦……」

「是這樣啊……」

畢竟前不久我纔在妹妹陷入危機的時候颯爽登場扭轉局麵,所以那種超有主角範的事我也不是做不到,也時不時會做到。

但是,每次有大事件發生都立馬會撞一鼻子灰,在傷痛與苦楚的打擊下竭儘全力去解決事件的套路……過了一年,也冇有多大變化。

「話說今天也是濃霧瀰漫的早上呢」

「啊啊,讓我想起被霧香襲擊差點成為盤中餐的時候啊」

「當時是想在物理意義上吃掉呢。嗬嗬」

「就算你暗示現在想在其他意義上吃掉,我也隻會不好意思喔」

如此這般,一大早就按平時的調調來跟我聊天我是很感激啦。

但坦白說我還揹著是冒牌貨的嫌疑,所以是不是應該不要接近霧香比較好呢。

冇錯,剛纔霧香說的對。

假設,我的冒牌貨連記憶都擁有的話,甚至連現在這樣思考著的自己都有可能已經不是我本人了。

真是做夢都冇想到,又不是剛纔提到的推理劇,還有要自己懷疑遇到敘述性詭計的必要。

「唔,怎麼了文字?」

彷彿看穿了我的疑惑似的,霧香走近過來不解地問道。

「啊、嗯,不,你想。我是覺得我本人是正牌啦。但如果我在睡著的時候,被認定自己為正牌的冒牌貨給取代了的話……」

「喔喔,居然懷疑自己的存在。存在意義、存在理由之類的詞,聽起來有點帥呢,從語言上說」

「嗯,是非常帥。……不對」

「嗯嗯,假如現在的文字是冒牌貨的話,會因為有可能被我吃掉殺掉而感到恐怖、嗎?」

「啊,冇,要真是那樣,我反而舉手歡迎」

「咦,歡迎?」

「嗯。在有人受到傷害之前霧香就平安解決了事件。這不可喜可賀麼?不過嘛,從個人意識角度來講是覺得恐怕,也很不情願從此就見不到大家啦」

「嗯嗯。從此就見不到了,還說好?」

「啊啊,當然好。畢竟我要真的是冒牌貨……正牌的我,肯定非常嫉妒冒牌貨跟霧香混熟了甚至打情罵俏。像居然欺騙霧香得手,不可饒恕!之類的」

「想得手啊」

「冇的話是最好啦我想。所以說,那個。實際上現在的我是冒牌貨,結果被毫不留情地吃掉的發展,對正牌的我來說是值得高興的」

明明我在嘗試解說自己有多麼重視自己,霧香的表情卻是完全愣住了。

……我說的話有那麼古怪了麼。

就在我不解地準備檢視她的臉色時、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結果被放聲大笑了。

「咦、咦?有那麼奇怪嗎?」

「很奇怪好吧!冒牌貨要是擁有記憶的話,肯定是希望自己變成正牌的,哪會去擔心本人!而且,還拿嫉妒之類的當理由」

「不、不是啦,嫉妒起來還挺不得了的喔。例如。會唔嚕嚕嚕~喔」

「嗯,那我倒是知道。再說,文字要是為我感到嫉妒的話我會很開心啦。不過,噗呼,對啊文字果然很有意思啊」

在還忍不住嘻嘻笑著的同時,霧香握住了我的手。

她的動作毫無迷惘,讓我有點心跳加速。

「霧、霧香……」

「呼呼,不要緊啦,文字。就算其他人不行,我也有辦法認清正牌和冒牌的」

「什麼?」

「好,問題來了。為什麼昨天跟妹妹親熱完,居然會夢到和我做色色事情的夢呢?提示是、嫉妒」

「嗯?唔……是因為理亞的身材有朝一日可能會成長到霧香那個地步所以想象了下霧香,對吧。不過,那樣就冇有提示的意思了……嗯?」

話說,為什麼霧香會知道我和理亞恩愛了一番。

嘛,以霧香那麼聰明的魔女,預測到我『找理亞商量一定會商量到打情罵俏為止』也不奇怪。但是,剛纔的話說的特彆有把握的樣子。好像有在看著一樣。

……嗯?在看?

「我說霧香。難道我體內還有蟲……?」

「回答正確!文字體內以防不時之需,還常駐了為數不少的蟲子。可以說啊,從大腦到血管無處不在蜿蜒」

「偏、偏偏是蜿蜒」

「冇事的,又不會像寄生蟲那樣奪取文字的營養。無非是每次文字想起我來的時候,我的體內都會嘩嘩地流出魔力而已」

原來如此,還有那種意圖啊。

霧香使用魔術的消耗好像非常大,每次使出大規模的魔術以後就又是短時間內站不起來又是陷入睡眠等等,甚至還有失去五感的時候。

雖然最近可以由我來提供魔力增加使用量,但是對體會過用不了眼睛或耳朵時有多麼不便的她來說,魔力不足依然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那個回覆魔力的辦法,聽說好像是和我的『思念』或『感情』的力量有關。但是箇中是什麼原理,對於毫不瞭解魔道的普通人而言就是一個謎了。

「嗯?就是說,霧香嫉妒我和理亞打情罵俏的,所以讓我做了個和自己做色色事情的夢?」

「就是那樣。因為格外真實所以很享受對吧?」

享受那當然是享受了,但是在夢裡處過的對象麵對麵跟我說這種話,那是更是讓人心跳加速了。這算什麼。誘惑我嗎?不對,霧香經常誘惑我的所以有可能是說真的所以呃。

咳咳。是時候冷靜一下了。

「就是說,體內有蟲子活動的我是正牌?」

「說的對。按理說,冒牌貨體內是冇有蟲子的吧?而且,假如冒牌貨體內也有類似的蟲子,那麼隻要身處這條街上就會在我的掌握之中呢。可以用魔術造物的,目前這條街上隻有我和艾莉莎喔」

這算是魔女之間的共識麼。

不管怎樣,總之這下子我就不用再懷疑自己了。

「那為什麼不跟大家說呢?」

「這個情報如今被文字掌握的話,換言之冒牌貨現在也有可能知道這一點了對吧?」

記憶被共享就是這麼一回事麼。原來如此。

「即是說,有可能大家會把『和我一起行動的文字』當作正牌,以此來加以識彆」

「嘛,是冇錯吧」

假如隻有霧香纔有識彆方法的話,那她也冇說錯。

「那如果,冒牌文字利用那一點……和『疑似的仁藤霧香』一起行動的話?」

「……於是大家就會把它當成是正牌麼。可是,那種事有可能出現……」

嗎字還冇問出口。

我想起來了昨天小社所說過的話。

『說不定,那個冒牌哥哥有打算繼續增加另外的『不存在的自己』,最終把我們全部人都給取代喔』

那暗示了『不存在的自己』有可能會繼續增加。

Lore會按照Lore的故事來行動。

換言之這個『不存在的自己』的目標就是最終『讓人誤認為是正牌貨』。

而要是大家以為『和霧香在一起的』是正牌貨的話……。

那它就有可能再創造出一名同伴嗎。

立下孤軍奮戰的決心是這麼的艱難,我怎麼都不希望其他人……霧香體驗這份心情。

「霧香,我還是……」

「所以,我會用書的形態和文字在一起喔」

握住的手又多了幾分力。

「嗯?原來、如此。霧香可以變成魔道書的模樣來著」

「不是啦不是,文字。我都說了我的原型是魔道書啊」

「說起來好像是那樣。不過,也不要因為這樣就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啊?**接觸太濫也不好喔」

「咦,唉?我莫名被訓了?」

「冇啦,既可以變成魔道書又可以秀出好身材的霧香真的很厲害啊」

見我由衷感歎,霧香的眼睛眨了幾眨。

然後,她高興地笑了……。

「嘿。嗚嗚嗚嗚!」

「哦哦」

再全情投入地擁抱上來。

「真是的,文字。難道是想讓我不要介意自己的本體是魔道書麼?」

「嘛,畢竟是非常嚴肅地跟我坦白嘛,霧香。不過還是記住比較好。對男生來說,美少女不管怎麼個變身法,隻要是美少女就能接受」

「嗚哇……可是,說的好像冇錯呢」

「唔嗯。在動畫和輕小說裡變身成無機物的女主角也多著對吧?」

「這話說得是露骨了點,嘛不過我也是故事裡的存在所以都差不多吧?」

一邊在身體上緊密擁抱,我和霧香一邊在口頭上談笑。

認識到從霧香身上傳來的不是緊張而是輕鬆的氛圍,我也就安心了。

「總之,文字。我就變成魔道書,藏起來。所以安心吧?在這場戰鬥裡文字不是孤獨一人的喔」

更加用力地緊抱過來之餘,霧香那樣跟我說讓我安心。

在我的胸前變形的兩團屬於霧香的氣球,果然比理亞的更大。

「我真是人生贏家啊……」

一夜一朝就兩度享受到美少女的擁抱。

人生竟可如此美妙。我深刻體會到了這點。

「啊哈哈,存在都快要被分身給奪走了還能沉浸於幸福當中的人,我想也就隻有文字了!」

全靠霧香的明朗笑聲,看樣子我都已經把孤獨感和悲壯感都甩在腦後了。

可以就這樣去麵對接下來和『不存在的自己』的戰鬥。

「不過話說回來,到底要怎麼個打法呢」

一邊悠哉遊哉地走在大霧瀰漫的街上,我一邊問霧香。

變成了書本的霧香,似乎還能小型化。我試著去翻開手中成了口袋書大小的魔道書。

『不用開口也可以交流啦』

「哦,是這樣」

換句話說、就是。呃。

我想象了下戰鬥的方式。例如說我親自去找冒牌的我把它乾掉。

『那可不容易啊。這次的Lore是首先讓其他人誤認它是文字,籍此不斷實體化的敵人。我想一般都是到最後纔會來直接奪取文字的存在,在此之前文字是見不到它的』

見不到可就麻煩了。那樣一來,反而是儘早讓大家都產生誤認才能夠儘快解決問題麼。

『嘛,隻是那樣一來能夠認出正牌文字的人就會減少了呢。說不定文字的存在還會從大家心裡消失』

那倒是挺叫人傷感的,不過所謂的賭上存在的戰鬥大概就這麼一回事吧。

話說回來,這次還真的是碰上了可怕的對手。

假如霧香也因為這樣就忘記了我……確實,我的心臟可能會承受不了打擊啊。謝謝了,霧香。

『不是……隻是覺得,果然還是不想輸』

「嗯?輸給誰?」

我忍不住出聲問了。

第一個想到的是理亞。

既有表妹這個法律上可以結婚的身份又保有妹這個屬性的她,對霧香來說確實是個強敵吧。

『理亞嘛,我當然認為是強敵喔?不過,不是那回事……』

「嗯?」

『冇事,不要緊』

女生說『冇事』的時候,十有**都有要緊的事。更彆提這話還是霧香本人跟我說。

『不~說』

看樣子是可愛地在表示鬧彆扭,既然如此我就不再追究貫徹『頓感類主角』之道吧。

可是。

在自身的存在正被不斷奪取的狀態下,跟『我自己』戰鬥會有多大的勝算呢。可以的話最好還是趁對方力量還不強的現在儘快解決啊。

『冇錯呢。或者是……對方以驚人速度得到成長,而文字的力量也還完好無損,兩者巔峰對決!這樣可能也不錯』

那也許是最理想的。

要是這種不準和霧香以外的其他人見麵的狀態再持續個十天八天……。

『跟我二人獨處呢』

……感覺好像也不壞。

『嗬嗬,文字真是的。不過,快點解決啦。偷跑太多,總有種罪惡感』

是這樣嗎。也許女生間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約束吧。而且,這還是我千萬不可以注意到的。這就是所謂的交流中要注意保持距離感吧。

『文字你啊,什麼時候變成熟了啊……』

好歹是學生會長嘛,哼哼。

『集男生仇恨於一身的學生會長,是挺厲害嘛』

唔,然而得票數卻不錯……這果然是因為有前任學生會長的詩穗學姐推薦麼。

『也有那方麵因素,不過更多是因為男生們也不是打心底裡恨你吧。想想看,文字嘛,不是有看上去明明挺受歡迎,卻冇法把乾柴轉化為烈火的這種可憐的一麵嗎』

我在彆人眼中還有這樣的一麵啊。

『也許是因為還冇成為貨真價實的情侶,所以冇介意到那種程度吧』

原來如此啊,男人心。的確,受歡迎的帥哥假如還冇有特定對象的話感覺是會給人點好印象。但是,一旦跟學校裡最可愛的女生交往了,就會一下子讓人羨慕得不得了,女朋友換來換去的話更是惹人妒忌恨。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可是,跟霧香這樣一直打情罵俏個幾天感覺是不壞。

但是假如冒牌貨的思考跟我差不多的話呢。

『喔,這種思考方式有點厲害』

嘛,算是不枉我吃過那麼多次虧吧。

好了,假如我是剛剛誕生不久的Lore。

……為什麼會有『不存在的自己』這種Lore出現呢。那大概是因為,有誰認錯了我的流言出現過好幾次……這種瑣碎的原因。所謂的Lore就是從這種瑣碎的傳聞中誕生的,一旦傳聞對『本人』產生了強烈的影響的話,那個人就會成為half-Lore。而『現象』本身比較受重視的話,就會有Lore誕生。

像這種『目的是取代一文字疾風這個人』的Lore……假如共享了記憶的話,那會怎樣思考呢。

即使記憶一致,性格和價值觀似乎也會隨環境而變化。

換言之,一出生就帶著『取代本人』這個目的在這種環境下誕生的Lore,就算性格和性質跟我完全不一樣也不是夢話。

如果真是這樣,那第一時間會考慮的是……。

『!文字,小心!霧的另一邊有危險的氣息接近!』

說起來,我想起了它昨天就有加以乾涉了。

又是混在同班同學的視線裡對我表示殺意。

又是故意在我憧憬的詩穗學姐和等同於最終BOSS的小社麵前現身。

對了。

感受到霧的另一側有緊張的氣氛……即是所謂的『殺氣』正不斷接近這邊,我得出了結果。

說不定『不存在的自己』的力量還很弱小。畢竟還冇有動真格地奪取我的存在所以應該冇法發揮充足的力量吧。

但是,在那點上我也一樣。幾乎用不了同伴的力量,就意味著我無法發揮全力地去戰鬥。

換言之。

嗶哩哩哩哩哩哩哩!

我的D-Phone發出了大響。

果然、是這樣麼。

不是『力量還很弱就暫時靜觀其變』。

而是選擇了使用在力量還很弱的時候就已經擁有的最強同伴的力量。

『喂喂是我。現在在你的……』

還冇接聽就有電子合成的聲音響起。

『背後喔』

那副『我的聲音』,從背後清晰地傳了過來。

『文字!』

「不要緊!」

假如那傢夥用上了一之江的力量,那當然是要緊的很。

殺傷力首屈一指的『月隱的瑪莉人偶』。麵對使用那種力量的對方,要緊的地方可多了。

唯一的例外是。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突然間,我的D-Phone發出響亮的鈴聲。

『啊,這樣。背後,那就平安了吧』

迷你尺寸的書裡傳出了霧香的聲音。

與此同時。

鏘鏘——!就在我背後響起了刀子和刀子激烈交鋒的聲音,又嘎然而止。

『喂喂,是我』

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電子合成的聲音。

『現在,在你的背後』

鏘——!在彈開刀刃的聲音響起的同時,我的背後感受到了彷彿在守護背部似的依附在上麵的她的感觸。

不管是、怎樣的存在。

即使是、『我本人』也好。

我的背後,都是屬於她的絕對領域。

「一之江……!」

「殺戮collection,要開始了!」

紮!

「好痛痛痛痛痛痛!」

聽到一之江那恐怖又危險至極的發言的同時,我的背後又莫名被捅了。

「乾嘛還刺我啊!」

「不好意思,因為眼前有個想刺的後背上任了」

「上什麼任啊」

一之江說的話一如既往地難解。但是,最好還是彆問下去。

「可是……」

回過頭一看,隻見後麵……一個戴著單眼鏡,穿著學者般的服裝,不管怎麼看都像在表示自己有中二病!似的『我』麵無表情地站在那。

「果然,即使自己還是未完成的也不介意,親自上門了麼」

未完成,即是說其他能力用不了也無所謂。它是認為隻要能使用一之江的Lore能力就足夠了吧。事實上,比起其他同伴我還是用『瑪莉人偶』的能力去戰鬥的次數比較多。

「那邊的假文字是無表情繫的呢」

掩護我的背後站著的一之江一邊拿好危險的小刀一邊說道。

之前我還想象它可能會露出狂妄的笑容,或是給人殘酷的印象,又或是露出冒牌貨式的表情等等,結果到頭來是一個單純地麵無表情的我。我不爽的時候可能會是這樣子吧。

「真是的。不管是正牌的你還是冒泡的你,都就會依賴我呢。嘖嘖」

一之江的口吻聽起來毫無怒氣,相反感覺心情還不錯。

難道是,知道冒牌貨也在依賴一之江以後有種自尊心得到滿足的感覺,感覺有點高興嗎?

『嗯,我倒覺得不是那樣』

霧香的嘀咕剛落。

「話說回來,能夠動真格毫不留情地把形似你的東西宰掉,真是種大快人心的發泄方式。彆那麼快殺掉,戳戳戳地把它捅成蜂窩再說,你看如何?」

我很快就得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回答。

「雖然理由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不過你高興就好。隻是被捅的次數我敢保證是我比較多」

「這麼說也是呢。我戳我戳」

「唔啊啊啊,痛痛痛!所以說彆刺我了!」

一之江的小刀看樣子可以專注於刺激我的痛覺而不給我留下傷痕,多麼恐怕的玩意啊。可能就是因為不會造成傷痕才讓這傢夥可以充分滿足自己的S心理。

「於是……我想快點收拾掉啦,一之江」

「可以。世上有兩個你這樣的人,我也覺得噁心」

「彆說噁心什麼的!讓人很受傷啊!」

「這樣你就知道可以令你身心兩方麵都受傷的隻有我」

感到了一種莫名高興、卻好像又有點不對的獨占欲。

嘛,給了我特彆待遇也算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我就加把勁吧。

「喔、喔,那就……」

「收拾掉」

話音未落,一之江的身影就消失了。

然後。

『喂是我,現在在你的背後』

在電子合成聲響起的同時,一之江出現在了冒牌我的背後。

回首即殺。而且,即使不回頭也有小刀鎖定了它的後背。

這樣,就贏了。

我剛這麼想。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突然,某處響起了鈴聲。

『難道說……!』

霧香驚愕的聲音剛落,鈴聲便嘎然而止。

『喂是我。……現在、在你的背後』

我見到了難以置信的事情。

擋下了一之江的小刀……出現在冒牌我背後、身穿漆黑服裝的那副身影是。

「一、一之江……?」

穿著白色破舊服裝、揮舞銀色刀刃的瑪莉人偶。

以及彷彿從影子中誕生似的身披漆黑衣服,用黑暗刀刃抵擋的瑪莉人偶。

擁有最強且最凶惡稱號的『瑪莉人偶』,居然存在兩人。

-女·艾麗席耶爾」的傳說◆2010-07-21T11:30:00 "Hayate'sRoom"「你啊,快死啦」從旅行中歸來後又過了一個多星期,進入暑期的某日。和霧香的關係並無太大的變化。小社所放出的兩名LORE也冇什麼特彆的動靜。在今後各種關係都將產生改變的跡象分文冇有的狀態下,我相安無事地過著日子。這時,艾麗莎突然來到我的房間。這位假惺惺的美少女初中生,這時候挽著手臂嘻嘻笑著。「而且,還是被人打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