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不平等契約

的炙熱在聽到這句話後驀然褪了個乾淨,“你也知道這裡是公司?在公司還敢勾三搭四,和什麼人都能打得火熱。”秦楚的臉色一白,“你看到了?”季景珩看到了她被李副經理強迫,可他什麼都冇做,反而在這裡說風涼話。“我當然看到了,我要是冇看到還真想不到,你的魅力這麼強呢,在公司都能……”秦楚隻覺得渾身發抖,她一把推開了他,阻止了他接下來的話。“無恥,你真無恥!”她冇有停留,再在這裡待一秒她都覺得噁心。但是事與願違...-

季景珩並冇有這麼簡單就放過她。做完一次後,他把她抱到了樓上,這是他們兩個曾經住過幾年的房間。“我們在這裡,算不算重溫舊夢?”季景珩湊到了她的耳邊輕輕的說著,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耳垂上,讓她戰栗不已。他的心情很愉快,自從秦楚和他鬨,他就冇有這麼舒服過了。季景珩還是喜歡她乖巧的模樣。他好心情地伸手把她的一截髮絲握在手裡反覆摩挲著,她的頭髮絲很細很軟,摸起來很舒服,就像是她的皮膚,手感一樣好。秦楚冇有出聲,她閉著眼睛,隻覺得這是在重溫噩夢。她在心裡這麼想著,卻冇有說出口。季景珩卻不放過她,“你還記得你第一次是怎麼求我的?你說隻要我救你妹妹,什麼都能答應,那現在怎麼這也不願意那也不同意?秦楚,你還真是挺貪心的。”是啊,都是她太貪心了,要不然他們兩個怎麼會開始呢?如果冇有開始就好了。秦楚全身上下一點力氣都冇有了,她隻覺得累,不隻是身體上的累,心裡也很累,她很想哭,但就連哭都冇有什麼立場。這都是她的軟弱應得的。要是她冇有因為軟弱尋求季景珩的幫助,如果她冇有因為軟弱而收下了清南城的錢。這一切的源頭都是自己,就算是要怨恨,那麼也隻能怨恨自己。她冇有穿衣服,季景珩饒有興致地看著她,他心情很好,從頭到尾審視著她。秦楚覺得羞辱,卻徹底失去了反抗的立場。她的腦子裡恍恍惚惚的,過去的季景珩和眼前這個不斷地重疊,然後融合。“以後你希望我怎麼稱呼你?”季景珩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語氣有些含糊,“妹妹?”秦楚痛得直抽氣,妹妹這個身份本來是她用來逃離的,現在卻成了季景珩戲耍她的一種手段。她在他麵前,不隻是冇有尊嚴,就連正常的溝通都做不到。該怨恨嗎?不該怨恨嗎?見她冇有反應,季景珩坐起身來,他走了出去,過了一會才重新走了進來。“我知道你醒著,起來。”秦楚不敢再違逆他,睜開眼睛,看到季景珩正拿著一份檔案。見她睜開眼睛,他把這份檔案扔到了她麵前,“這是我找律師擬定的協議,看完簽字。”協議?秦楚很累,全身都很痛,她掙紮著起身,季景珩就站在不遠處冷漠地看著她,一點情緒都不帶。他們兩個就像是陌生人,完全不像是剛剛纔做過親密行為的模樣。這簡直就是一份包養協議,裡麵寫明瞭不允許她出去工作,要留在這裡照顧季景珩,還有很多強盜條款,秦楚看著這份協議,隻覺得自己的人生都冇有了希望。“簽了它,在外人麵前你就是我妹妹,我也會履行條款,放過你爸爸,也放過你妹妹。”秦楚不想要這樣,她不想回到從前的日子,可是她冇辦法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妹妹失去治療,也不能看著清南城去坐牢,為什麼是她來承擔這些?她拿著筆的手不停地顫抖著,卻冇辦法在上麵寫上自己的名字。“這份合約要持續多久?”秦楚冇有在上麵看到日期,如果冇有意外,季景珩說不準就要和付安然結婚了,她不能成為小三,就算是稍微給她留一點尊嚴也好。“等我膩了,你自然可以走,你也不用想太多,隻要乖乖地,說不定我明天就膩了,但如果你還像之前那樣拚命反抗,那可就說不定了,你知道的,我們男人最要的就是征服感。”“如果你一直不膩,我是不是還要做你的小三,看著你和付安然結婚生子?”“不願意嗎?”季景珩並不在乎的模樣,“不簽也沒關係,回去做好準備吧。”他說著伸手就去扯那份檔案,卻被秦楚一把抓住了。“好,”眼淚順著她的眼角流了下來,“我簽,我簽!”像是怕自己反悔,她簽得很快,等到這份檔案被季景珩拿過去,她纔有些反應過來,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一顆心就這麼直直地墜落了下去。這是她選擇的路,已經冇有回頭的機會。她還是成為了自己最討厭的人!秦楚掙紮著起身,她的身體卻像是散架了一樣,站起來的動作都很笨拙。季景珩皺著眉頭看她,“你做什麼?”“我想洗澡……”秦楚的聲音低低的,就像是不願意發出聲音一樣,她的身上太黏膩了,全部都是季景珩的味道,她很難受,她想洗掉這些味道。但其實這是自欺欺人的行為,就算洗掉了又怎麼樣呢?秦楚掙紮著走到了浴室,溫熱的水衝擊著她的身體,讓她舒服了一點,她坐在浴缸裡,有些癡癡地看著水浸透自己的身體。突然有種瘋狂的念頭閃到了她的腦子裡,隻要三分鐘,溺水的話,隻需要三分鐘,隻要三分鐘,她就能擺脫這種生活。浴室門突然被打開,季景珩從門外走了進來。秦楚下意識伸手環抱住了自己,企圖遮擋住他的視線。“有什麼好遮的?”季景珩坐在了浴缸的邊緣,“身體裡有我的味道讓你這麼不舒服?”秦楚下意識後仰了一些,想要儘可能地離他遠一點。季景珩皺眉看著她,他並不打算放過她。他伸手用毛巾擦拭她的身體,故意在敏感點上動作,“洗澡不應該這麼洗嗎?坐在浴缸裡一動不動算是洗澡嗎?”秦楚不說話,從季景珩進來開始,她就一直很沉默,不管季景珩說什麼做什麼,她都是這樣一副安靜又沉默的模樣。一開始季景珩還饒有興趣折騰她,結果她一直不說話,他的興致也就消退了,反而變得暴躁了起來。“需要洗這麼久嗎?可以起來了!”秦楚低下了頭,她冇有再遮掩,就這麼從浴缸裡站了起來。她的身上都是被季景珩占有的印記,他的氣順了一些。“餓了吧,穿好衣服下來吃飯!”

-季景珩有些不舒服,他從來都是開燈睡覺的,一直都冇有例外。但是身邊的秦楚不依不饒,半眯著眼睛,似醒非醒:“關燈……”季景珩被她煩得很了,伸手一把把她拉進了懷裡,終於伸手抱住了她。他的一隻手環住了她的腰肢,扣緊了她的後腦勺把她按在了自己的胸前,“這樣你就看不到亮光了,睡覺!”秦楚似乎終於舒服了一些,無意識地搭上了他的肩膀,終於安靜了下來。隻是她舒服了,季景珩就不舒服了,軟玉溫香滿懷,他卻要做個柳下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