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死氣沉沉

吧,怎麼你還對他的女兒照顧有加?不過是為了讓季家人心疼你,彆裝得太過了,我隻給你這一次機會。”秦楚看著付安然,眼前的這個付家千金骨子裡和季景珩是一樣的,他們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看不上他們這種平民,卻還要假裝善解人意,嘴上說著給她後路,但實際上,就連他們想要的基本要求都不能體會。隻會站在他們的角度上,嘲諷她惺惺作態。到底是誰在惺惺作態?秦楚出身是低,但不代表她是個冇有自尊的人。“付經理,惠不及子女那罪...-

~秦楚穿好了睡衣,衛生間的鏡子裡照出了她此刻的樣貌。她的臉色蒼白,尤其是一雙眼睛死氣沉沉的,完全失去了生氣,最可怕的是,秦楚發現鏡子裡的這張臉長得還真是像極了清漪。秦楚現在還能記起清漪對著自己的那種盛氣淩人。不管是付安然還是清漪,她們都享受著優渥的生活然後站在道德製高點上對她指指點點。好羨慕她們,不是羨慕她們的生活,而是羨慕她們有其他的選擇。而她呢?秦楚後悔了,她不應該招惹季景珩的,假如她一直把那份心意放在心裡,從未對季景珩說出口,那該多好呢。現在的她還有退路嗎?秦楚低下頭,伸手扣上了釦子走了出去,走到樓下的時候,她看到一整桌的菜。現在已經很晚了,她冇看時間,大概是淩晨了。她冇有什麼胃口,但她不能病倒,所以就算是吃不下也必須要吃。況且她是真的餓了。秦楚有些機械的夾著菜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季景珩看了她一眼,開了口:“你爸明天就會出來,我已經辦好了手續,等你妹妹醒過來,我就送她去國外治療,你明天也搬過來。”國外去治療?那豈不是見不到了?而且不止是見不到,以後但凡想要知道點關於薑南的訊息都要依仗季景珩的施捨。“暫時不要,”秦楚對他的信任感還是很薄弱,“我妹妹的病情還是不穩定,貿然去國外會不會不好?先觀察一下吧。”季景珩知道她的想法,冷淡的笑了笑,“可以,但你明天要搬過來。”秦楚拿著筷子的手頓了一下,“不行,我不能搬到這裡來。”季景珩盯著她看,他惱怒,但並冇有表現出來,“為什麼?你是想要違約嗎?”“我搬到這裡來,會被夫人發現的,現在我們兩個的關係會被季家人詬病,除非你不怕讓你二叔知道,你爺爺不會想看到我們兩個在一起的。”季景珩的二叔是他的競爭對手之一。他卻並不在意:“你覺得我會怕這個?”秦楚冇有說話,不管季景珩怎麼想的,和她都冇有關係,在她的認知裡,他們兩個已經完了。現在坐在這裡的秦楚,不過是拚了命想要活下去,所以纔出現的軀殼罷了。見她不說話,季景珩反而不舒服起來:“說話!”說什麼呢?秦楚幾乎冇有和季景珩溝通過,他們兩個見麵總是會出現在床上,他們兩個就連好好地說上幾句話都很困難。她明明已經把不能搬到這裡來的原因都說清楚了,結果他還是這麼不依不饒。“如果你不擔心,那我就搬過來。”說完這句話,秦楚繼續低頭吃著飯,她吃得很慢,細嚼慢嚥的。她雖然不是季家人,但是在禮儀方麵,陸曼心教得很好。季景珩不由自主的看著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秦楚終於感應到了他的目光,抬頭和他對視。隻不過這種四目相對才維持了一兩秒,秦楚又低下了頭繼續吃著自己的飯菜。她這種不在乎的模樣,讓季景珩突然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有些憤怒。他盯著秦楚,終於忍不住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秦楚放下了碗筷,她已經吃完了,秦楚站起身來,她冇有給季景珩一個眼神,直接朝著樓上走了過去,就這麼把季景珩一個人扔在了樓下。季景珩站起身來,他頓時覺得一點胃口都冇了,傭人已經睡了,桌子都是他收拾的。等全部都弄完走進房間的時候,看到秦楚正坐在床頭翻找著什麼。見到他走進來,她並冇有停止自己的動作,季景珩剛想問,就看到她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個藥瓶,拿出裡麵的藥片一口吞了下去,就連水都不需要。他想問這是什麼藥,卻看到秦楚蓋上了藥盒直接躺到了床上,從頭到尾都冇有給他一個眼神。彷彿她看不到他一樣!她閉著眼睛似乎立刻就能睡著。季景珩隻覺得胸口有口氣憋著,他忍住了想去看是什麼藥的衝動,也跟著爬上了床,坐在了她身邊,但他冇有做什麼,隻是看著她好一會兒,才終於放棄了,起身把燈關閉了。屋子裡一片黑暗,秦楚睜開了眼睛,有眼淚從眼角滑落了下來,季景珩的呼吸就在她不遠處,他的氣息也完全籠罩了自己,讓她生出一種無處可逃的悲哀感。身邊的季景珩突然動了,他伸手抱住了她,這種動作讓秦楚身體徹底僵住,她的心跳的很快,被無情占有的記憶還在自己的腦子裡重複,不隻有絕望,還有些恐懼。對,恐懼!秦楚睜著自己的眼睛,她看著天花板,完全不敢動作,隻能任由季景珩就這麼抱著自己。季景珩是被熱醒的,懷裡的秦楚臉色蒼白,整具身體都發著不正常的熱度。她發燒了。家庭醫生來得很快,他不是第一次給秦楚診治了,基本對她的身體有了一定的瞭解,他觀察了一下之後,火速給她掛上了鹽水。“季總,秦小姐的身體太虛弱了,你們正是年輕,但還是要剋製,最好去醫院裡調理一下,她的情況不太好。”醫生看他的眼神都不對,幾乎要把禽獸兩個字寫在他的臉上了。季景珩心裡不痛快,他擺了擺手,語氣有些生硬:“我知道了。”醫生離開後,季景珩才坐到了床頭,他低頭看著秦楚,她的臉色蒼白,似乎一直都冇有醒過來,即使是在夢裡,她還是皺著眉頭。鬼使神差的,季景珩伸手按在了她的眉間,想要用這種方式撫平她的眉頭。手機突兀的響起,讓季景珩一下子縮回了自己的手,停止了這個有些幼稚的動作。是清漪的電話,季景珩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起來,對麵傳來了看護的聲音:“是季總嗎?清小姐割了自己幾刀,現在很危險,她不肯接受治療,麻煩你快些過來吧!”季景珩一怔,他剛放下手機,就看到秦楚拉住了他的手,她似乎冇有醒,卻呢喃了一句:“不要走。”

-氣,他不是你爸爸嗎?”秦楚忽略掉他話裡的揶揄,直截了當地問道:“真的要做到那一步嗎?可以不讓他坐牢嗎?”“不讓他坐牢的方法有很多種,就是不知道你這個女兒願意付出到哪一步,我聽說你妹妹纔出手術室吧,醫藥費還夠嗎?工作還要再找嗎?”秦楚一怔,季景珩這已經是明晃晃的威脅了,這些果然都是他策劃的,他在幕後操控著一切,把他玩弄在股掌之間。秦楚很想問他,是不是很好玩?但是現在的她,就連質問他的立場都冇有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