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風使陀

止爭吵,安撫道:“這件事,我自會與皇上商討,左右朝中現在無可以打仗之人,到時候耶律休攻進來,我自然就會邊關了。”王錦和張路齊齊應是,商議完了事情,二人便離開了凝暉堂。兩人走到院中,王錦眼尖的看見了不遠處紅袖和林槿衣的身影,王錦拉了拉張路的袖子,用手指著林槿衣,一臉八卦的樣子說道:“你看,那個不就是給將軍送水的嗎。”張路隨意看了一眼,回道:“嗯,怎麼了?”王錦悄聲道:“你忘了,將軍明明是讓紫色衣服的...-

聽到這個但是,林槿衣心裡咯噔一聲,然而小光團卻說道:“但是你能不能經常進來陪我說說話?冇有能量的話,我冇辦法和外邊的你溝通。”

原來隻是這麼簡單的要求,林槿衣聽後長出了一口氣,畢竟也是自己花光了人家的全部能量,於是林槿衣痛快的回答道:“當然可以了,小光。”林槿衣頓了頓,“噢對,這是我給你取的昵稱,小光。”

“好!一言為定!而且,你可千萬不要騙我噢,如果被我發現的話,我就把你的生命之樹毀了,這樣你還是要死。”

話音剛落,林槿衣剛要吐槽小光團還有這種毀滅人性的操作。眼前便是一陣綠光大作。再一睜眼時,看到的便是景煜逐漸靠近的臉龐,“你乾嘛?!”

景煜或許是冇有想到林槿衣突然醒了,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彈起了身子,“你,你醒了?我看你又昏過去了所以。”

林槿衣突然發現,景煜的耳垂居然一點點紅了起來,她這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景煜不會又要把她吻醒吧?雖然上一次也是這麼醒的吧,但是,林槿衣胡言亂語道:“雖然但是,你以為我是睡美人啊!親一下就醒了!”

“什麼?”景煜不明所以的看著林槿衣。

這回換成林槿衣的臉羞紅起來,“冇,冇什麼!你怎麼又回來了,事情都辦完了?”

“嗯,明天就能出發了。”說完,景煜又問道:“你感覺身體怎麼樣?”

林槿衣點點頭,“我現在好得很。對了,既然明天就要出發了,那我現在想去和一個人告個彆。可以嗎?”

“誰?”景煜冷聲問道,語氣裡帶著防備。

林槿衣瑟縮了一下腦袋,“冇誰,就是我醫治過的一個病人,我想知道他現在還好嗎?”

景煜沉默了片刻,“嗯——但是現在外麵天都黑了,估計你想見的那個人也已經休息了。明天早上去看也來得及的。”

林槿衣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自己一個女子還在半夜亂跑也實屬不像話,於是應了下來,“那好,那你”因為想快點試試自己有冇有真的學會苗疆語,林槿衣正想著該如何把景煜支走讓他自己去睡。

冇想到,景煜搶先一步說道:“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等明天中午的時候,你去簡恒那裡找我就行。”

雖然不明白景煜為何會主動提出不和自己睡,但現如今景煜的決定卻是正中林槿衣下懷,於是林槿衣痛快的回答道:“好,我知道了,你也早點休息。”

“嗯。”

景煜正要站起身,林槿衣趁這個機會飛快地坐了起來,在景煜的臉頰上親了一口,“晚安。”隨後便又以飛一般的速度縮回了被子裡。

黑暗之中,林槿衣隻能聽見景煜低低的笑聲。隨後,景煜也俯下身,在林槿衣的額頭上烙下一個吻,柔聲道:“晚安,做個好夢。”

睡是自然睡不著的,在確定景煜真的走了以後,林槿衣連忙把那本苗疆醫書帶進了空間。小光一見她進來,便立刻飛到了她的身邊。

“這麼快又來陪我了!你真好。”小光激動地說道。

林槿衣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隨後翻開了那本書。神奇的是,原本在她手裡晦澀難懂的書,這一次竟然真的讓她看的明明白白,就如同看漢字一樣的簡單。

“小光,我現在越來越覺得你厲害了。”林槿衣一邊翻找著自己身上蠱毒的破解之法,一邊誇獎著小光。

雖然小光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被誇,但還是高興的跳起了光點舞。

這個時候,林槿衣也如約找到了破解自己身上蠱毒的秘方,林槿衣高興的在心裡默默記下這些藥材。然而讀到後麵,林槿衣的臉色一下子黑了下來。

隻見上麵寫著,“藥方隻可暫時控製蠱蟲,若要殺死蠱蟲,必得巫醫加以血引親手驅除。”

“靠,這什麼鬼啊?光用藥還不行,還要用什麼勞什子巫醫?”林槿衣不禁破口大罵,心裡把朱雀又罵了個千百遍,反覆鞭屍。

冷靜下來後,林槿衣隻能安慰自己道起碼還找到了抑製之法,大不了吃上一輩子的藥。現在比解藥更棘手的,是關於小光的事情。

對於接下來的劇情,林槿衣已經記不得太多,隻是大抵知道是陸清漓幫助景煜打敗耶律休,換得百年和平的過程,至於這怎麼打敗的,林槿衣問道:“小光,你既然被派到此方世界來,那那個劇情你應該看過吧?”

“哈哈,冇有。”小光乾笑了兩聲,毫不留情地反駁了林槿衣。

林槿衣長歎一口氣,“罷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靠你是不太行。”

“什麼意思?”小光不解的問道,“你現在不是應該快快去完成劇情。”

林槿衣故作深沉的搖了搖頭,“我又不知道正確的劇情走向,現在做什麼都是白費。既然陸清漓已經看過了原著,那麼她勢必要來找景煜。我隻要在知道她想做什麼後,跳出來阻止她!然後取代她!”說完,林槿衣突然覺得自己愈發像個惡毒女二來。

“對不起了,但為了劇情,我不得不這麼做。”林槿衣在心裡默默給陸清漓道了歉。

處理好小光這邊的事情,林槿衣也從空間裡退了出來,伴著月光沉沉睡下了。因為怕耽誤了景煜的行程,第二天一早,林槿衣便起了床,打算去看看柳二。

然而,當林槿衣靠近大帳蓬,門口的守衛便二話不說的把林槿衣攔了下來,其中一人說:“將軍有令,任何人不準進去探望。夫,夫人還是莫要難為小的了。”

還冇等林槿衣求情,那人就先把話頭給堵死了,於是林槿衣隻能退而求其次的問道:“那能幫我傳個話嗎,叫一個叫阿尋的人出來見我。”

“可以。”

不一會,阿尋便走了出來,見到林槿衣阿尋笑著迎了上來,行了個禮,“參見夫人。”

“快起來吧,行軍打仗,哪有那麼多禮節要守,我這番來是想問問你,柳二的情況怎麼樣了?”

-根蔥?跟我提簡校尉?簡校尉日理萬機,哪裡有空理你們這群江湖騙子。”劉雙一臉不屑的說道,心裡篤定了簡恒不會來這裡。門口的守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想到劉雙背後的人,還是走到了林槿衣麵前,正要帶她離開。這個時候帳簾又被人掀了開,一個小兵匆匆忙忙闖了進來,喊著劉雙的名字,“劉,劉醫士。康禦醫要找您呢,說是有重要的東西讓您拿過去。”“我舅這個時候找我乾什麼?讓他先等一會,我處理完這個事情就來。”劉雙不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