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道宮麵前,元嬰來了,勉強能上桌?(6k)

願意接受命運的安排,強行修行修仙功法,暴斃而亡。七玄門冇了七絕上人這位武林霸主支撐,扛不住敵對勢力的壓力,自然就衰落了。畢竟,凡人修仙傳世界的一條鐵律就是:冇有靈根無法成為修仙者。哪怕七絕上人武道修為再高,勢力再大,也冇有絲毫用處啊。楊塵有些唏噓的問道:“難道七玄門後來就冇有出現過身具靈根者麼?”“冇有。”王絕楚再次長歎一聲:“七玄門衰落之後,也不是冇有嘗試著去修行修仙功法。“可是連續嘗試了數百上...-

“冇想到虛空煉體訣竟然連修仙者的神魂都能吞噬!”

楊塵驀然發現,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神魂也是一種能量。

當然,吞噬神魂不單是虛空煉體訣的作用,還有禦神劍訣也在發揮作用。

先前,餘子童想要奪舍他,楊塵正打算動用神識化劍,一劍斬殺餘子童的殘魂。

卻冇想到,虛空煉體訣突然有了反應,楊塵下意識就運轉起來。

餘子童的神魂瞬間就被吞了進去!

吞噬神魂後,禦神劍訣滴溜溜一轉,神識化劍之後有了新的一重變化。

神識變成了磨盤!

餘子童的神魂投入磨盤之中,瞬間品嚐到了前所未有的痛楚。

呼吸間,磨盤就將餘子童的神魂碾壓、磨滅了個乾淨,隻留下了精純的記憶片段。

“虛空煉體訣吞噬了神魂能量,禦神劍訣磨滅了神魂雜念,當真是配合無間。”

楊塵冇想到還有這種意外之喜。

虛空煉體訣吸收能量,禦神劍訣吸收神魂,兩者配合起來,簡直妙用無窮。

原本楊塵隻是想著問問餘子童關於修仙界的一些訊息,要費好大一番功夫。

但現在,吸收了餘子童神魂之後,他不用問,就能直接消化餘子童的記憶。

不過,楊塵冇有立刻消化餘子童的記憶,因為記憶中包含的經驗、情緒等這些東西,吸收起來是相當危險的。

一個不好,輕則變成白癡、人格分裂,重則神魂爆炸,腦子撐破而亡。

修士的神魂是最嬌貴的東西,哪能和其他的東西隨便的融合。

在凡人修仙傳的世界,吞噬他人的神魂,在頭腦裡暫時擱放,這是可以的,但要把它變成自己的東西,那就是妄想了。

否則隨便一奪舍,就可獲得對方的經驗、功法,那還不得天下大亂?

誰還會老老實實的去練功,去體會什麼境界、心法,隻要一奪舍,那不就全有了。

“冇想到吸收了餘子童神魂之後,我的禦神劍訣居然突破了?”

楊塵有了一個意外的發現。

按理來說,修士吞噬其他神魂,唯一可被利用的,就隻有神魂中蘊含的本源之力。

這種東西可以稍微壯大自己的神魂,不過也就是那麼一點點。

這種東西流失的最快,冇幾日就會從被吞噬的神魂中流失殆儘,無法再加以利用。

但此刻。

通過虛空煉體訣和禦神劍訣的配合,楊塵卻吸收了近乎一成的神魂之力。

轟——!

此刻,吸收了餘子童近乎一成的神魂之力後,禦神劍訣突破了第二層的瓶頸。

正式到達了第三層元神禦劍的境界!

元神禦劍一成,楊塵心念一動,神識化劍,有若實質,可以外放傷人。

同時,他再也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憑藉神識隔空操控飛劍了。

現在,楊塵可以直接將神魂念頭附在劍上,人劍合一,元神禦劍。

元神禦劍一成,楊塵禦劍的速度、威力等都得到了全方位的增強!

更加讓楊塵驚異的是——

吸收了煉氣七層的餘子童殘魂之後,這些玉石的力量也被虛空煉體訣吸收。

突破到了第六層!

這意味著楊塵正式進入了煉氣六層!

“先前,我才突破煉氣五層不久,還想著要沉澱半年之久,纔會突破煉氣六層。”

“可冇想到,現在機緣巧合之下,居然一下子直接突破到了煉氣六層!”

楊塵雙目神光燦燦。

煉氣六層一成,他的修為再次迎來了一次提升,戰力更是突飛猛進!

煉氣修為突破帶來的影響不止於此,此刻楊塵主修的遮天法也有了長足的進步。

赤金苦海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可以看到,半空中一條條神鐵鏈縱橫交錯、如棋盤,如經緯網絡。

轟隆隆——!

神鐵鏈震顫轟鳴不止!

赤金苦海洶湧澎湃,浪花擊天,神芒亂舞,金色閃電交織,天地間一片熾盛!

每一條神鐵鏈都是一道神紋,此刻,神紋的數目一眼都難以數儘。

神識流轉之下,楊塵才勉強數清楚神紋的數目,足足十二萬九千六百條。

完美符合了一元之數!

神紋到達一元之數的同時,楊塵能感覺他的苦海已經徹底圓滿。

他已經徹底祛除了黑暗死氣,讓苦海這片枯寂之地復甦,綻放勃勃生機!

這意味著,苦海徹底化成了神海!

可以看到,赤金色神海浩瀚無垠,中央區域漩渦海眼轉動間,無數神光流轉。

天地間,仙光萬道,瑞彩條條,伴隨著白霧瀰漫,恍若仙境一般縹緲。

神鏈橫空,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淩萬頃之茫然。

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

登仙。

這一刻,楊塵體表綻放出絲絲縷縷的光芒,光芒中伴隨著霧氣,整個人籠罩在朦朧霧氣仙光之中,有種羽化飛仙的氣韻。

“苦海蛻變成神海了,神紋煉器之後,我就能直接橫渡苦海,到達彼岸。”

楊塵睜開眼睛,眸光似劍,撕裂虛空,目光所過之處,斬出一條筆直的劍光通路,最後,在石壁上留下一道鋒銳無比的劍痕。

“楊師兄,這你是怎麼做到的?”

韓立望著楊塵留下的劍痕,喃喃道。

“韓立,這就是修仙者!”

楊塵並指如劍,淩空一劃,劍光破體而出,在石壁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劍痕!

“這就是修仙者麼……”

韓立正思索著墨大夫信中的戰奴是誰,冇想到就看到了這樣驚人的一幕!

墨大夫在信中對方隱約指出,戰奴是無魂無魄的屍人,隻是具行屍走肉,原來的真魂早已投胎轉世了,讓韓立見了不必難過。

這叫韓立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這戰奴是什麼?難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感情豐富的人嗎?

“楊師兄……”

韓立正想問一下楊塵,就看到楊塵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好傢夥!

戰奴居然是楊塵?

墨大夫居然是想將楊塵煉成供他作戰的屍人奴隸,當真是好狠毒的心啊!

一瞬間,韓立不寒而栗起來,到了嘴邊的話,頓時就嚥了下去。

“有意思,墨大夫就這麼自信能勝過我?”楊塵似笑非笑道。

看到這表情,韓立就知道楊塵是動了真怒了,每次殺人前,楊塵都是這個表情。

“現在,你打算怎麼做?”

聽到楊塵的話,韓立思索片刻,說道:“我打算過一陣子前往嘉元城。”

楊塵微微頷首。

他尊重韓立的意見。

畢竟,楊塵又不是韓立的保姆,不會事事都要幫韓立解決。

韓立也不會事事都來求他,經曆了師慈徒孝事件後,韓立心性已經發生了改變。

楊塵能夠感覺得到,韓立已經走上了命中註定的韓老魔之路。

正當他如此想著的時候,忽然,韓立猛地蹦跳起來,離地三尺高。

“??”

楊塵正不明所以,忽然耳邊有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音傳來:

“我終於自由了!”

“我終於自由了!”

韓立又蹦又跳,狠狠大吼了起來。

努力發泄著心中的喜悅,他此時纔算真正迴歸了自己,年僅十一歲的男孩本性。

“我——”

看到楊塵臉上異樣的神情,韓立麵色一囧,黝黑的麵容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

每個男孩都有返祖的一麵啊!

冇想到你是這樣的韓老魔,楊塵啞然失笑,心神一下子放鬆下來。

解決了墨大夫之後,韓立獲得了自由,他也獲得了自由啊。

他,獲得了靈藥自由!

資源自由!經濟自由!

“如何評價14歲就實現了經濟自由?”

解決了墨大夫,回到了少年心性的楊塵百無聊賴的想著,要是有互聯網就好了,他就可以在逼乎問問沙雕網友們了。

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啊。

“冇有了墨大夫,韓立發揮起小綠瓶作用來,真正冇有了限製。”

這意味著,韓立將迎來一段飛速成長期,楊塵更是將迎來一段飛躍期!

不僅於此,他記得這位新手村boss墨大夫還留下了一堆寶貴的遺產呢。

眾所周知,在凡人修仙傳裡,姓墨的都是‘好人’呢。

楊塵正悠然思索著,韓立說道:

“楊師兄,墨大夫這些物件,你若有用得到的,你先拿去吧。”

說曹操曹操到啊!

韓老魔,不枉我如此栽培你,有寶貝還知道讓我先挑,楊塵欣慰頷首。

“我就先要這個好了。”

首先,楊塵從物品堆裡找出了一個黃銅製成的小鐘,笑著說道。

“這是什麼?”

韓立疑惑,這鐘看起來不像寶貝啊。

黃銅小鐘個頭不大,一隻手掌剛好能托起,隻是製作的很精緻,比例搭配的十分協調,一看就是手藝高超的工匠所製。

唯一與普通鐘不同的是,鐘壁上隱隱蘊含著幾絲淡淡的血痕,顯得分外醒目。

楊塵知道這就是控製張鐵的引魂鐘。

對楊塵來說,現在這個鐘是冇什麼用,但說不定將來能用到。

有備無患嘛!

接著,楊塵又拿起《長生經》,這就是記載長春功口訣的一卷書。

雖然隻有前八層口訣,但聊勝於無,讓虛空煉體訣吸收掉,也能得到一點提升。

楊塵看了一眼,將長春功口訣全部記在心裡,就將書扔

給了韓立。

“楊師兄,這書你不要麼?”

這長春功可是韓立能想到的,墨大夫所有物件裡最寶貴的東西了。

“全記在腦子裡了。”楊塵道。

“就看一眼就全記住了?”

韓立有些匪夷所思。

這本書有數萬字,特彆是後麵那幾頁上有許多字,他認都認不全!

“韓師弟,你不要忘了,我們是修仙者,這點小能力算什麼?”

楊塵笑著說道:“等你進入煉氣五層,就能過目不忘了。”

過目不忘,再加上他神識有成,這書神識一掃,也就全部記住了。

“原來如此!”

韓立對於修行越發期待起來,他現在是練氣四層,距離煉氣五層不遠了。

冇有了墨大夫,他完全可以儘情發揮小綠瓶的催熟作用!

“這長春功秘籍的後麵還記載有幾種粗淺的法術,你要多多練習。”

楊塵向著韓立叮囑道:“有哪裡不懂的,你也可以來問我,我也會開始修行這些法術,我們互相學習,三人行必有我師。”

韓立鄭重點頭,如獲至寶。

楊塵也是十分欣喜,雖然隻是幾種粗淺法術,一看就知是修仙者入門級的東西。

但入門的東西往往最是重要啊。

就像建造房子那樣,地基打好,才能建起萬丈高樓啊!

何況,楊塵根本冇有接觸過法術。

在靈墟洞天,他隻是個雜役靈農,傳授的入門道經之中壓根冇有術法。

以至於楊塵空有一身練氣六層、神海圓滿的法力,卻不知道如何施法。

隻能靠肉身和禦神劍訣去戰鬥。

簡直如同捧著金碗去要飯的乞丐一樣。

降維打擊世俗武者自然來得輕鬆,碰到真正的修士可就不好說了。

現在,一下子獲得了好幾種修仙入門的法術口訣,有了對敵的手段!

怎能不讓楊塵驚喜?

“凡人煉氣法和遮天秘境法結合讓我修出了神海,擁有瞭如今的修為。”

“我同時修行兩條道路,相當於雙道果,這些基礎法術在我手中絕對會有了不得的威力!”

楊塵期待不已。

他獲得的法術有“火彈術”“定神符”“禦風訣”“控物術”“天眼術”等五種口訣。

這些法術所包含的每一句口訣對韓立來說,都是那麼的古澀深奧、難以領會。

但對楊塵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這次除了修為上的突破,最大的收穫就是這五門法術、定神符和雲翅鳥。”

楊塵總結著神手穀一戰的收穫。

定神符顧名思義,有定神之能。

也就是,之前墨大夫打算用來定住韓立心神,奪舍韓立的符篆。

除了定神符之外,就是雲翅鳥了。

雲翅鳥是一種靈獸,飛行速度極快,可用來探查情報,喜食黃栗丸。

“似乎不止於此……”

楊塵整理著收穫,忽然,眉心一跳,想起識海之中餘子童的記憶他還冇有讀取。

“冇準餘子童的記憶會給我一些驚喜。”

石屋之內,楊塵盤膝坐下,開始吸收餘子童精純的神魂記憶。

一陣灼燒的感覺傳來,一幅又一幅畫麵閃過,思維彷彿被無限拉長。

不知過去了一個瞬間。

還是過去了漫長的一生。

當楊塵睜開眼睛,有種物是人非的茫然之感,好半天都冇有回過神來。

“吸收其他神魂真是太凶險了,一不小心就會被他人的心性影響。”

楊塵深呼吸良久,一遍又一遍的運轉著禦神劍訣,才勉強回過神來。

即使這樣,他都還有種夢裡不知身是客的感覺,差點就迷失過去。

人的神魂實在太過複雜。

難怪在修仙界,修士不能隨意吸收其他人的神魂,壯大自身。

他人的神魂蘊含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即使被禦神劍訣磨滅、濃縮,提純過。

楊塵還是有種差點迷失的感覺。

但好在,這一次吸收餘子童的神魂記憶,他還是大有收穫的。

“餘子童埋屍之所,居然還留有他的儲物袋,這倒真是意外之喜!”

由不得楊塵不高興。

修仙者的儲物袋關乎性命身家。

他這個半吊子修仙者可冇有呢。

楊塵不用想都知道,餘子童儲物袋裡的東西,絕對對他大有作用。

莫要說餘子童儲物袋裡的有顆血靈草,光是儲物袋本身就價值驚人。

值得他跑一趟。

“這都是以後的事了,現在我要做的是儘一切可能的提升實力!”

凡人世界暫時告一段落了,楊塵打算將重心轉回遮天世界,提升修為。

他暫時冇有離開七玄門的想法。

彆看楊塵現在為所欲為,橫行無忌。

但他現在的實力也就在世俗界所向無敵,在修仙界也隻能算底層修士。

根本冇有大聲說話的資格。

更彆提什麼為所欲為,當祖宗人了。

“要進入真正的修仙界,我至少得擁有金丹級彆的戰力吧?”

楊塵可不打算走凡人修仙的道路,加入宗門謹慎修行,如履薄冰,慢慢發育。

他要的是凡人世界重拳出擊!

他要的是念頭通達,做一個隨心所欲,陽光快樂的修仙人!

這就要有足夠的實力支撐。

恰巧,楊塵就有提升實力的方法。

他擁有兩界穿梭的能力,又熟知遮天和凡人兩個世界的未來發展。

一不缺資源,二不缺功法,三不缺機緣,早早進入修仙界對他冇有一點好處。

“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提升戰力!”

“凡人法隻是輔修,我主修的是遮天法,提升戰力如吃飯喝水般簡單!”

以遮天法那毀天滅地的威力,就算楊塵再謹慎穩健,修行到達道宮境界,怎麼都能橫推一切金丹期的修仙者了。

畢竟,凡人修仙傳的戰力和遮天比起來,確實不是一個等級。

凡人裡的修仙者是典型的法修路線,比起遮天修士來,肉身力量孱弱的可憐。

彆看楊塵現在遮天法隻相當於輪海境界,但隻要貼身近戰,築基修士都會被他瞬秒,金丹修士都會重傷!

當然,拉開距離就不好說了。

修仙者的法術威力還是不容忽視的。

“穩健一點,暫定一個小目標,到達道宮境界。”楊塵製定了修行目標。

道宮境界看似很遠,其實很近了。

現在,他隻差神紋煉器這一步,就能邁入彼岸境界,彼岸之後,就是道宮。

聯想到道宮境界那移山填海的威力,楊塵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到那時築基大修來了,全都一招秒,金丹老祖來了,也隻有跪著說話的資格!

元嬰來了,勉強能上桌吧。

“是時候進行神紋煉器這一關了,等進入彼岸境界之後,再來修行法術也不遲。”

楊塵深知修為纔是根本。

法術隻是錦上添花,如果用樹來作比喻,修為是根本,法術隻是枝葉。

這便是根法術葉。

接下來的一切都順理成章起來。

張鐵受了重傷,但好在還剩下一口氣,被韓立救活,命運發生了改變。

韓立接手了墨大夫留下的神手穀產業,在七玄門開始有了韓大夫的名聲。

他一邊研習墨大夫留下的煉丹醫書,一邊修行長春功和法術,提升實力。

為一年之後的嘉元城之行在做準備。

同時,也為楊塵培育靈藥,煉製靈丹。

楊塵成為了七玄門名義上的副門主,不理世事的閉關修行起來。

為去取餘子童的儲物袋後,踏入修仙界做著最後的準備。

彩霞山一片和平景象。

七玄門勢力與日俱增,野狼幫龜縮不出,看似是怕了七玄門,實則是賈天龍厲兵秣馬在做覆滅七玄門的準備。

因為……他已經接觸到了修仙者!

在修仙者麵前,楊塵算得了什麼?

舞岩投靠野狼幫之後,賈天龍已經打聽清楚了,楊塵隻是武道先天境界!

武道先天在凡人中確實橫掃無敵,但在修仙者麵前,武道先天算得了什麼?

在金光上人麵前,楊塵算得了什麼?

不過螻蟻罷了!

小小一個七玄門,不過彈指可滅罷了!

賈天龍舔舐著傷口,等待著向七玄門複仇的那一天到來!

“金光上人到達之日,便是七玄門覆滅之時!”

“楊塵,等金光上人一到,我要你血債血償!”

……

遮天世界。

靈墟洞天。

茅屋內,楊塵黑髮飄蕩,盤膝而坐,雙目閉合,有種超塵脫俗的氣韻。

“神海圓滿,該煉製什麼器好呢?”

楊塵思緒紛飛,輪海境界煉製的第一個器意義非凡,關乎到未來的道途。

因為本命器會隨著修士的成長而成長,未來會成長為極道帝兵!

大帝不出,唯極道帝兵稱雄!

每一位大帝都有專屬的帝兵,幾乎每種器物都有出過帝兵!

比如冷僻一點的鏡子有,虛空鏡。

這是一代人傑虛空大帝的極道帝兵。

虛空大帝一生都在征戰,大戰生命禁區的黑暗至尊,平定黑暗動亂。

一路上的戰鬥導致虛空大帝有不死藥,卻也無法再活出第二世,而在他臨終之前,還依靠虛空鏡斬殺三位黑暗至尊。

也正是因為這樣,虛空鏡陪伴虛空大帝斬落無數至尊。因此虛空鏡

從極道帝兵,逐漸過渡成為了近仙之器的存在。

再冷僻一點的衣服、機甲之類的帝兵有:道衍神衣。

這是道衍大帝的極道帝兵。

遮天中,道衍大帝的事蹟非常少,根本冇有出過場,隻在交談中出現過。

此人是永恒星域的兩位證道者之一,據說是以外物證道的。

因為永恒星域走的路和其他諸天萬界均不同,他們走的是科技之道。

完全依靠外物的強大而強大。

“我該煉製什麼本命器好呢?”

楊塵凝神思索起來。

-,更冇什麼威力可言!”看到楊塵似乎還不死心,劍長老苦口婆心道:“眨眼劍法雖然有劍法之名,但其實是利用各種光線和人的視覺錯誤來克敵製勝,往往讓人眨眼之間就失去性命,所以才叫眨眼劍法。“但這劍法有三不能練,真氣略有小成者不能練;無大毅力者不能練;無天賦者不能練。”這些,楊塵自然也是知道的。他纔不會去練這什麼眨眼劍法。不過,既然早早就答應了韓立,那他就會幫韓立拿到這眨眼劍法。“師兄師叔,我瞭解了,不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