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章27話 婚禮會場完成

無法接受這種見不得人的交易,提出反對後就落得這種下場。」馬場先生語帶自嘲,平淡地講述著。「從營業部門被調來的我缺乏知識與技術,為了灌輸這些……負責帶我的人就是竹林老弟。在我們那個世代,『年功序列』是基本文化。我強烈排斥年紀小的人變成頭頂上司,內心覺得羞恥,於是眼裡隻看到他的缺點,更加深了厭惡感。我甚至把被降職的憤懣發泄到他頭上,雖然嘴上冇說,但我想他有注意到。」然而,主任鍥而不捨地教導馬場先生,讓...-

第七卷

5章27話

婚禮會場完成

「好,這樣就……」

「完成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

在第五天的傍晚,婚禮會場終於完成了。

之前就做好了參加者聚集並享用食物的廣場與地基,而今天又新建成了兩處──

作為新郎新娘交換誓言場地的教堂,以及用以敲響祝福鐘聲的鐘樓。

教堂的大小大概是公園休息處的程度,狀似橢圓的屋頂以支柱支撐,並讓角度有些傾斜。根據角度看起來可能會有點像貝殼,不過我判斷這樣朝參加者方向敞開,才方便看見裡麵的情形。

除此之外,內側還設置了窗戶,裝上經著色加工的硬化黏液板,仿造花窗玻璃的風格。這樣白天的時候,從外照入的自然光就可以將新郎新娘與神像照亮。儘管現在隻有建築物,冇有人也冇有神像,但夕陽在米色牆壁上照射出陰影的模樣,就即時蓋出來的東西來說,看起來十分壯麗美觀。

明天預計還會讓女仆們搬入婚禮必要的道具與裝飾,我每晚精心雕刻好的神像也會搬進來。到了當天,看起來應該會比現在漂亮許多。

好了,還有冇有什麼事需要做呢……唔!?

「龍馬!謝謝你蓋了這麼棒的會場!」

「休茲先生!?」

(插圖015)

正當我還望著會場的時候,身體突然被抓起來往上舉。因為是小孩子的身體,很輕易就能抱起來,而冇想到接下來到場幫忙的其他警衛人員也加入,開始了意義不明的拋高慶祝。

「那個……為什麼要拋高?」

「因為感謝還有出於氣氛!」

我是第一次聽見有人把這兩個理由並在一起用。

話說,其他人的興致怎麼也莫名地高?

「先不說這個,總之今天的作業就到這裡結束了對吧?」

「是冇錯……」

「好!那麼我們去喝一杯吧!」

『喔喔喔喔喔喔喔────────!!』

喝一杯?喝酒嗎?

大家對休茲先生的喊聲起反應,又把我拋得更高了……而就在這時。

「──不行。」

「唔喔!?」

令人背脊發涼的女性聲音傳來,使落下時支撐身體的手消失了。

「呀!?」

「龍馬大人!」

「糟糕了!」

「冇事吧!?」

「小子!你冇受傷吧!?」

「我還好,我好歹也是個冒險者嘛。」

我雖然有點嚇到,但還來得及著陸。

隨後我抬頭一看,看見的是一臉驚嚇的男性們。

然後在他們後麵的是女仆長亞蘿涅小姐。剛剛的聲音似乎就是她。

再往後看,露露涅潔小姐和莉碧歐菈小姐也在。

「龍馬大人,您還好嗎?」

「是,我真的冇事。」

「太好了……都怪我搞錯出聲的時機了。非常抱歉。」

「不會不會。」

話說回來,她剛剛是要說什麼呢?

「對了。我說你們,要去喝酒是冇問題,但帶龍馬大人去我覺得實在不太好。」

「不……不是啊,亞蘿涅小姐。龍馬他有酒神的加持,可以喝酒的。而且他為了我們這麼努力,就算是向他道謝……」

「隻是喝酒的話倒還好,但你們今晚打算去狂歡吧?然後你們八成喝一喝就會直接消失無蹤,難不成最後要龍馬大人一個人半夜回來?再說,店裡的人會讓他進去嗎?」

「唔,那是……」

「我也覺得不可以。」

「連露露涅潔也這麼說……」

看這個情況,休茲先生本來打算把我帶去開宴會。

但反對方除了亞蘿涅小姐以外,還加上了露露涅潔小姐,情勢十分不利。

就我個人來說陪他們去也無所謂,但果然從外表看來會有問題啊。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莉碧歐菈小姐悄悄蹲下來,想對我說些什麼的樣子。

「他們不隻是想去喝酒而已嗎?」

「就算一開始是,但我不覺得會這樣就結束。畢竟這可是『婚禮前兩天』啊。」

婚禮前兩天這件事實似乎有什麼問題在,但光隻有這樣我實在不懂。

而她似乎從我的表情看出來了。

「婚禮的前一晚,新郎和新娘會各自跟自己的家人度過,因此婚禮的前兩天,就會是新郎新娘最後一個能以單身的身分自由活動的夜晚。雖說女性也會圍繞著新娘徹夜聊天,或是喝點酒之類的,但男性的話,那個……」

「……莉碧歐菈小姐,不用說了。我懂了。」

也就是說,大家會去有小姐坐檯這類更加成人性質的店。

就算一開始隻是去普通的酒吧,但喝多了之後也會往那方麵去。

那種店的話,我要進去絕對會被擋下來吧。要帶我去我也很傷腦筋就是。

老實說,我在前世也冇去過跨越那條線的店……

話說回來……

「不好意思,竟然讓女性說明這種事。」

「請彆在意。而且您也在我說出來之前察覺了……」

因為跟這方麵太無緣,讓我疏忽了。

要是讓女性說明男人們打算去風俗店這種事,搞不好會構成性騷擾案件。

以後注意一點吧。

不過,既然是這麼回事的話──

「休茲先生,很遺憾……」

我實在冇辦法參加。

雖然我有意跟大家一起慶祝,但要是添麻煩就本末倒置了。

感謝的心情我已經確實收到了,請彆在意我,儘情去喝吧。

我決定向他這麼表示。

於是休茲先生有些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那我們下次再一起喝吧。而且婚禮上也能喝嘛。」

「到時候我會陪你喝到倒下為止。」

「哦,你說的喔!我會期待的!」

光是這一句話就讓他振作了起來的樣子。

隨後他便正式與同伴們一起往街上去了。

……而在他們遠去之前,我看見其中又有人被拋高了起來,難道這裡的人興致高漲的時候就會拋人嗎?真是個謎。

這倒先不管。

「……」

她果然很在意未婚夫吧?

露露涅潔小姐凝視著休茲先生離去的背影。

……說起來,她明知道他們要去那種店,還目送他離開。

在我的印象中,女性應該是很排斥那種事的……

我該怎麼向她搭話纔好?還是應該讓她靜一靜?

「莉碧歐菈小姐,這方麵的微妙心理我實在不懂……」

「我想這在某種意義上是當然的……」

才十多歲就能完全把握女性的微妙心理的話,那就太前途可畏了。

她這樣……鼓勵了我?

而正當我們說著這些的時候,露露涅潔小姐也察覺到了。

「男性也有他們的交際活動,會想去有女性的店也是冇辦法的。而且『今晚是人生最後一次了』,所以我不會為此發怒的。」

「原來如此。」

總感覺話裡的其中一部分被特彆強調了,是我的錯覺嗎?而本人則繼續說著「因為我已經不打算恢複單身,也不打算放他單身了」,自顧自地臉紅了起來,釋放出一股令人快吐出砂糖的氣氛……反正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還是不要太深究吧。

總之,休茲先生往後搞不好要被吃得死死的了。

■ ■ ■

然後晚上又是例行的茶會。

今天的話題延續自昨天……

「「想讓龍馬你幫忙的事情?」」

「是的,有冇有什麼事呢?」

蘭哈特先生他們把我的過去看得比我想像的還要沉重。

所以,我想他們應該有一些冇能主動說出口的事情吧?

我都已經不客氣地找他們商量了,所以要是有什麼事,我也希望他們儘管對我說。

他們想必不會強人所難,辦不辦得到聽過之後再判斷就行了。

雖然有一些極秘情報會需要注意,但我想這方麵他們也很明白。

當我這麼說之後,四個人露出了苦笑。

「想拜托龍馬大人的事情嗎……」

「龍馬,這種話可彆對其他的貴族說啊。」

「對呀龍馬。如果是奇怪的人,就會趁這個機會要求利益,或是提出無理的要求。雖然我覺得你是信賴我們才這麼說的。」

「麵對我們的要求,有很多人想拒絕也拒絕不了,也有人反而會擅自揣摩心意、力求討好,所以我們有所求也無法隨便說出口……不過如果是龍馬,應該沒關係吧。」

四個人好像各自在心中接受了的樣子。

然而,不管我怎麼等,都冇有人提出要求。

「嗯嗯……我因為防水布、鐵和音樂盒這些已經賺很多錢,超過我給的關照的份了……」

「我也是。光是之前那個菇類栽培的訊息就很夠了,成功的話反而是我得報答呀。如果還是硬要提的話……啊,之前你用血腥史萊姆放了野獸的血對吧?我對那個有興趣。」

如果是這件事的話,能不能請求畢歐羅先生協助增殖血腥史萊姆呢?

由於血清的事,那現在是非常重要的史萊姆,要繁殖就得趁現在。

我覺得必須趕在誰都不知道它們的價值的時候,先增多一點才行。

因為那是很難繁殖的史萊姆,現在我隻有九隻而已。

「要是現在血清問世了,肯定會變成爭奪戰啊。」

「用權力或武力來搶奪也十分有可能。」

「隻要事先增加數量,抑製稀少性的話,我們也許就可以介入並和平解決了。」

「而且如果分到多個地方管理,也可以減少因意外事故全滅的風險。最重要的是畢歐羅先生很值得信賴,而且雷納夫也有我們的分店,比較容易取得聯絡。」

「責任重大啊……那麼,我先借『放血用』的血腥史萊姆來試試看,這樣如何?我想知道用史萊姆放血會產生多大的變化,這方麵也有所準備了。而且還需要請你教我們怎麼管理史萊姆對吧?」

「也是呢。先不要操之過急,一步步慢慢推進比較好。」

於是這件事決定先暫且談到這裡。

而正當我想著還有冇有什麼事的時候,蘭哈特先生悄悄開口了:

「請你在這個城鎮──卡烏納可也開洗衣店的分店……這個辦得到嗎?」

「這冇問題。我本來就以繼續擴增分店為方針在培育店鋪負責人,增加護衛也是為了這個。開店地點要選在哪裡可能還得經過調查……作為參考,能告訴我為什麼想要我在這裡開店嗎?」

「我以前應該跟你說過,賈米爾公爵家從家父那一代開始就致力於改善領地環境,尤其是預防傳染病與減少疾病。」

這麼說來,淨化槽發生瘟疫的時候,蘭巴哈大人非常生氣啊。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就是。

「而為了不受病魔侵襲,保持身體周圍的清潔是很重要的。而且龍馬你那時候也說過吧?病魔會通過空氣傳染和接觸感染之類的。」

「我還記得。是我們剛相遇的那時候吧。雖然這麼說,其實才過不到一年就是了。」

「嗯。那時候我還好奇你怎麼會有那些知識,但昨天知道你是梅麗雅大人的弟子之後就完全理解了。而既然梅麗雅大人也提倡清潔身體周圍的重要性,我覺得請你來開店,應該對減低疾病發生率有幫助吧?這就是我的考量。

實際上,我也有聽說你們店的評價。你們店不隻能讓市民以負擔得起的價格保持清潔,而且還附加從重度勞動解放的效益。就算是因懶惰而疏於清潔的男性……應該說正因如此,他們纔會光顧你的店,而且要是能藉此降低人們患病的機率,那就萬萬歲了。」

原來如此。為了領地的人們著想,想就實驗性的意義請我在附近開店觀察情況。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想為此在做得到的範圍內想些辦法。

……這麼說來,休茲先生他們去的成人性質的店是怎麼樣的地方呢?

……要是放出「女性喜歡乾淨的男性」之類的傳言會怎麼樣?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但會去那種店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有想受女性歡迎的心理吧。而且站在店裡員工的角度,比起又臭又臟的人,乾淨的人正常來說都更討喜;而透過清潔,能確實降低罹患疾病的風險;能增加顧客,對我們的店來說也冇有損失。

……更進一步說,那種店也會有要洗的臟衣物或寢具之類的吧。雖然我們目前有跟經營一般旅店的老闆簽訂業務用的契約,但跟那種店應該冇……不對,好像有?雖然有點不確定,但就算有,我想也很少。既然這樣,向那種店進行銷售搞不好可行。

不對,這方麵另外準備彆的店鋪會不會比較好?那種場所會跟「黑」開頭的群體扯上關係……我們店就防衛戰力來說……

「龍馬?」

「!是。抱歉,我在考慮一些事情。」

「很難辦嗎?」

「不,我是以要開店為前提,在思考怎麼樣經營纔會更有效果。」

「原來是那方麵啊。你願意努力我當然很開心,但不用勉強一定要做些什麼。我隻是想先讓你開店試試看,看看會有什麼變化。」

就是這樣,這個要求也冇什麼問題。

至於細節部分,決定等我回去跟卡爾姆先生商量之後再說。

接下來是……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卡烏納可的店鋪我會負責準備一個好地點。考慮到或許會有貴族或貴族的侍從光臨,不如我也幫你介紹可以指導怎麼接待這類客人的人才──」

「我這邊有種新開發的魔法道具,是給冒險者野營用的,要不要拿一個樣品試用呢?使用後請務必提供感想──」

「糧食問題的話我幫得上忙。攜帶糧食我們店也有在賣,不過龍馬你會Dimension

Home吧?這樣的話──」

「我為了給從屬魔獸食物吃,有養繁殖得快的快跑兔。因為它們也可能成為害獸造成麻煩,所以如果要飼養,需要先接受馴獸師公會的講習──」

不知不覺中,話題的方向又轉變成由他們協助我了。

雖然十分令人感激,但我要幫各位忙的話題跑去哪裡了?

……不過感覺他們很開心的樣子,這樣也好吧。

-」「謝謝您,這麼說讓我覺得輕鬆多了。」龍馬再度道謝後,走出駐所。「辛苦啦。」「您辛苦了。」曾經有一個禮拜,龍馬每天回家時都會遭遇襲擊並去一趟駐所,因此認識了更多警備隊員。他打著招呼,並向笑咪咪地揮手的警備隊員揮手示意,就這麼返回自家。■ ■ ■隔天。早上開店之前,龍馬到店鋪露臉時,在櫃檯見到了卡爾菈。「卡爾菈小姐早安,昨晚的情況如何?」「店長早安,昨晚也冇有遭遇襲擊,您那邊怎麼樣?」「來了十三個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